贵阳信息港

当前位置:

祭炼山河 正文 第446章 祛除寒毒

2019/10/12 来源:贵阳信息港

导读

祭炼山河 正文 第446章 祛除寒毒风波过去,生活总要继续,宁灵体内寒毒,还需要小心祛除。“婢子参见秦大家。”晨光中,三名婢女恭敬

祭炼山河 正文 第446章 祛除寒毒

风波过去,生活总要继续,宁灵体内寒毒,还需要小心祛除。

“婢子参见秦大家。”晨光中,三名婢女恭敬行礼,余光扫过眼前一袭黑袍年轻男子,他眸子漆黑明亮,面庞棱角分明,妥妥一位美男子。

秦宇点头,“嗯。”

吱呀——

房门自里面打开,宁灵快步出来,眼看到秦宇,她略微怔了一下,敛衽行礼,“宁灵见过秦大家。”双颊之上,不经意飞起一丝红霞。

她曾无数次,想象过秦宇的样貌,今日才发现他就该是这个模样,与她想象中的身影逐渐重合,没有半分缺陷。

秦宇微笑,“宁小姐不必多礼,走吧,我们开始治疗。”既然身份已经公开,那么私下里也就不必再遮遮掩掩,毕竟他的样貌在无量界后,便已不是秘密。

关上房门,宁灵屈膝就要拜下,秦宇拂袖托住,皱眉道:“这是为何?”

宁灵满脸愧疚,“若非为了救我,秦大家根本不会暴露身份,也就不会引发,之后一系列的凶险,实在对不起您。”

秦宇将她拉起来,道:“不怪你。”他略一停顿,继续道:“秦某与仙宗之间,早有不可化解仇怨,他们要对付我,只是迟早之事。更何况,救你是我主动出手,更与你无关。”

“可……”

秦宇笑笑,“我现在安然无事,不是吗?好了,不要想太多,收敛心思上床,我先检查一下你体内寒毒。”

宁灵乖乖点头,眼眸露出深深感激,心中某个念头,变得越来越坚定。秦宇如此对她,除了将自己交付给他,一生尽心侍奉,还有什么办法能够报答呢?

……

仙宗。

修炼室内,紫月盘膝而坐,她头顶之上,一方尺许大小世界虚影,正洒落下淡淡光晕。这光晕,将她笼罩在内,一丝丝不断融入体内,修复着她体内伤势。

许久,紫月吐出口气,双目缓缓睁开,头顶上世界虚影,随之消失不见,“开天刀法,果然名不虚传!”她低声开口,眼眸一片冰寒。

当日四季城一战,表面看势均力敌,可紫月心中清楚,她已经败了。负柴翁一刀,便破了她的剑道,若生死搏杀,她很难全身而退。

不愧是被称为,未成至强者,却有至强者实力的老不死!可负柴翁的前路已断绝,只能不断更换肉身,在天地压制下苦苦挣扎,但她却还有着,继续突破的可能。

这笔账,暂且记下。

突然,紫月眼中闪过一丝精芒,她长身而起一步迈出,身影直接消失。下一刻,出现在大殿之上,缓缓落座看向殿口。

丝丝缕缕光线汇聚,勾勒出两道身影,他们面目模糊,唯有双目清明透亮,带着一份看透万物的从容。

紫月端坐不动,淡淡道:“两位大人,今日为何来我九天镜月宫?”仙宗之中,以紫月身份,能被她称为大人的,用胳膊想也知道是谁。

“紫月,四季城风波,你太冲动了。”左侧身影平静开口。

右侧身影微微点头,“你我何等身份,俯瞰这片浩瀚天地,岂能为了区区小辈大动干戈,未免有失身份。”

紫月眼神闪过冷意,“两位大人清楚,本座为何要杀秦宇,他若不死我心难安……宁凌,绝不能出问题!”

略一沉默,左侧身影道:“杀秦宇不难,何必闹出如此动静,劫仙境轻易不履世间,并非你我想保持神秘,而是这天地对你我,并无太多容忍之心。你尚未与天夺命,更需额外注意,切不可有所大意。”

紫月略一沉默,微微点头,“本座记下了,多谢幽冥境主提醒。”

“宁凌的确重要,涉及九天镜月宫未来,本国主会命人出手,自天地间摄取气机,以大诅咒法让秦宇死于无形。”另一身影自然,是方寸山佛国之主。

紫月眼神一亮,“好,那便劳烦国主大人了。”

……

房中,宁灵双目紧闭,躺在床上的身体绷紧,不时轻轻颤抖,可知如今正忍受着,极其可怕的痛苦

秦宇抬手,并两指成剑,点在她眉心处。

今日祛除的,是盘踞在她脑补经脉中的寒毒,也是宁灵身体内,一处未被清理之处。脑部经脉乃人体为密集,也为脆弱之地,更与魂魄息息相关,处理过程必须小心再小心,任何意外都会对宁灵,造成极大的伤害。

治疗已持续了六个时辰,自东日初升开始,至日头西落时,依旧没有结束。秦宇小心翼翼,操控着烈日融元丹的药力,在细小、脆弱的经脉中,一点一点散发,将所有寒毒溶解、拔除。

天光逐渐消散,房间中的照明阵法,因为没有驱动,所以仍旧处于沉寂。只有透过门窗,照进来的淡淡光晕,能够模糊看到周边。

突然,宁灵轻哼一声,体内所有痛苦,此时尽数消失,暖洋洋的热流自头部开始,快速席卷全身。这种感觉,像是整个人泡在温暖的泉水中,是她这一生,从未感受到的舒服。

秦宇睁开眼,眼眸露出疲倦,可他嘴角却忍不住翘起,露出几分笑容。对上宁凌惊喜、期待的眼神,他点点头,“宁小姐,你体内寒毒,如今悉数祛除,不会再困扰你了。”

虽然治疗之前,就已经得到秦宇的提醒,可只有经历了寒毒折磨,才知道宁灵此刻心头是何等狂喜。

她尖叫一声,坐起来用力抱住秦宇,“谢谢你!谢谢你!”

眼泪漱漱而下。

因为治疗,宁灵出了很多汗,将身上长裙浸透,贴在身上巧妙尽显。此时抱紧秦宇,惊人触感顿时,自两人肌肤接触处传出,秦宇心头一跳,神色露出一丝尴尬,不过很快就又归于平静。想了想,他伸手揽住宁凌,微笑道:“好了,大病初愈需要休息,情绪大起大落对你没有好处。”

许久,宁灵才止住眼泪,从秦宇怀里爬起来,小脸露出一丝赫然,下意识拉了拉被子遮掩在胸前。

“对不起,是我太激动,秦大家不要介意。”

秦宇轻咳一声,站起来背身过去,“让婢女进来,帮你收拾一下吧,我也有些累了,先回去休息。”

看着他推门离开,宁凌美眸之中露出一丝羞涩,但更多的是崇拜、濡沐、感激,以前她朝不保夕,随时都有可能死去,自然不能也不敢去想太多。可如今她已经痊愈,不再需要承受寒毒的折磨,她可以长久的活着,也就有了追求自己喜爱的资格。

第二日,精心装扮后的宁灵,成功用自己的美丽,让秦宇呆了一下,虽然他很快便恢复过来,却让宁灵心底,生出一丝娇羞、喜意。

“宁小姐凤华动人,只怕不久后,就要美名远播了。”秦宇微笑开口,眼眸深处,藏着一丝黯然。越发美丽的宁灵,与宁凌更加相似,如果不是她们气质相差太大,几乎让人难以分辨。否则不久之前,才被西门孤城美丽晃了眼的秦宇,哪会如此失态。

“一切都是秦大家所赐,若没有您宁灵无法获得重生,大恩大德宁灵永记于心,日后大家若有所需,宁灵愿为您做任何事。”鼓起勇气说出的这句话中,其实已经有了很强烈的暗示,可秦宇一心当她是晚辈,根本没有多想,竟未察觉到这点。

“好,如果有那么一天,秦某不会客气的。”秦宇笑着开口。

宁灵心下有些失望,可看秦宇眼神却变得更加崇拜,这种时候还能保持心思纯正,他果然是个君子。

“秦大家,我爷爷后天将至四季城,亲自向您拜谢,请您一定给我们宁家这次机会。”

秦宇沉默一下,道:“宁小姐,我帮你并非为了,自宁家换取回报,所以感谢就不必了。”

“那怎么行!”宁灵一脸着急,“您救了我,这是大恩德,宁家是一定要表达谢意的!”

秦宇摇头,直言道:“宁小姐,你应该知道,秦某现在的处境,仙宗对我满怀恶意,若宁家与我走的太近,怕要受我牵连。”

宁灵心头一松,“原来是这样,秦大家放心,仙宗再如何霸道,也不会对我们宁家怎么样的。”她继续解释,“虽然,我们宁家家道中落,可因为家父原因,早年便获得了魔门世家的称号,受魔道万年庇护。若仙宗对宁家出手,等同是对魔道的挑衅,所以仙宗不会为难我们的。”

秦宇心头微动,“冒昧问一下,宁小姐你的父亲是?”

宁灵眸子微黯,“家父宁云海,早年曾拜入魔道,获得魔道魔子称号,后因某些事情触犯魔道禁忌,被驱逐出魔道。”不过很快,她便露出笑脸,“很多人都说,我父亲被废去修为,已经成了废人,但我相信他有一天,一定可以重新站起来,让那些瞧不起他、嘲笑他的人,认识到自己的有眼无珠!”

“秦某听说,宁小姐父亲,是因道侣之事触犯禁忌,你的母亲……”秦宇拱手,“抱歉,若宁小姐不愿说,只当秦某没有问。”

宁灵嘴角露出苦笑,“这并非秘密,我也早已接受现实,秦大家不必在意。没错,我的母亲出身仙宗,地位非常尊贵,所以与我父亲的结合,才会引发巨大风波,导致我一家妻子离散。”

没错了。

一切都对的上,再无半点意外。

秦宇心头生出一丝喜意,日后宁凌知道自己不仅有一个母亲,在神魔之地还有更多亲人,她一定会很高兴。

宁灵是个非常聪明的姑娘,她看了一眼秦宇,略一犹豫,道:“秦大家,您询问这些,与您出手帮我有关,对吗?”

秦宇略一犹豫,选择如实相告,“没错。秦某确与你们宁家有些渊源,当初只是猜测,如今已可以肯定了。”

石家庄全博口腔诊所电话号
保定东大肛肠医院住院费多少
石家庄全博口腔诊所电话是多少
保定东大肛肠医院的治疗费高吗
石家庄全博口腔诊所的电话是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