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信息港

当前位置:

永不凋零的鲜花一

2019/07/13 来源:贵阳信息港

导读

永不凋零的鲜花(一)林晶晶在唐山大地震的那年就香消玉殒了。她走的那天,穿着一件红色的外衣,脖子上系着一条红色的围巾。在她将要离开这个

永不凋零的鲜花(一)

林晶晶在唐山大地震的那年就香消玉殒了。

她走的那天,穿着一件红色的外衣,脖子上系着一条红色的围巾。在她将要离开这个世界的那一刻,手里拎着她那把心爱的小提琴,站在他们单位的主楼顶上,仰望着蔚蓝色的天空和那一朵朵飘动着的白云,从容地拉响了她生命的一首曲子。当那首《天上布满星》的曲子拉完后,她就像一只深秋的红叶从楼顶上飘落下来。

很多年过去了,每当我回想起当年如烟的往事时,林晶晶那美丽的身影仿佛就在眼前,她那甜美圆润的声音似乎还在耳边萦绕。她在我的心中永远都是那么的清纯靓丽,那么的充满了青春的活力。然而,让我怎么也想不到她的人生是那么的短暂。

上初中那年,正值文革时期。造反派之间你死我活的武斗刚刚平静下来,学校开始了复课闹革命。教学楼里一片狼藉,门窗破烂不堪,桌椅板凳殘缺不全。校园里到处是高年级红卫兵造反组织武斗时留下的痕迹。墙上的大字报被风吹雨打的七零八落、斑驳陆离。用墨汁刷写的大幅标语随处可见。砸烂***的狗头;横扫一切牛鬼蛇神;向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开火……课间休息,高音喇叭里不停地播放着毛主席的语录歌。“马克思主义的道理千头万绪归根结蒂,就是一句话,——造反有理!”“什么人站在革命人民一边,他就革命派,什么人站在帝国主义、修正主义和一切反动派的立场上,他就是反革命派……”

林晶晶和我是同桌。记得那时她穿着一身人字呢黄布军装,左臂上戴着红卫兵袖章。用红塑料丝扎着两只黑亮的短辫子。她长着一双丹凤眼,一笑起来,脸上露着两个浅浅的酒窝。一口京味十足的普通话,浑身都洋溢着青春少女的活力。天上课,班主任许老师一走进教室,班长喊起立时,大家纷乱地站了起来。我那时个子不是很高,和林晶晶并排站在一起时也分不出个高低来。可林晶晶扬着头,把胸脯挺得鼓鼓的,那神态真像孔雀公主一样。尤其是她那高傲自信的眼神向我一瞥,那意思就是:哼,瞧你小样儿。我顿时感到有几分压抑和自卑,而且,那她充满了反感和厌恶。上第二节课起立时,我故意昂着头,直起腰,也把胸挺起来,索性把脚后跟踩在了凳子下面的横档上。这样一来,一下子就比她高出了半适合年假期整形美容手术头。她再次投过来的目光瞄我时,已不是平行线了,而是变成了30度仰角。倏忽,她像是发现了什么,眼睛向下一看,把嘴一抿,偷偷地笑了。

林晶晶出生在军干家庭。文革时期,她父亲所在的部队从北京调防到了山西,后来又到了内蒙古。部队驻地远离城市,周围几百里也没有一所学校,父母就把她一个人留在了大同念书。她和几个和她一样的军队干部子弟成了第二个学期时,她加入了共青团,并且担任了团支部书记。后来她还兼上了学校的广播员。

从文革开始,荒废了差不多两年学业的我,早已对学习没有了兴趣。整天和几个调皮捣蛋的同学厮混在了一起,旷课、逃学、打架斗殴。后来,又偷偷地学着抽烟喝酒。有一次,还没等上完课,军干子弟赵大鹏,叫上我和晓峰几个人从教室里悄悄地遛到他的宿舍里去。他从床底下摸出了多半瓶西凤酒,和一包牡丹牌香烟。晓峰一看,如获至宝地从烟盒里抽出了一只,递给了我,说:“胡司令,烟不好请抽一支!”我如饥似渴地从晓峰手里接过烟,划了根火柴点着,大大地吸了一口,惬意地唱道:“吸上那一口白面哎,赛过那个活神仙儿……”我们几个人躲在大鹏的宿舍里兴致勃勃地抽烟喝酒,早把上课丢在了九霄云外了。正当我们喝的满脸通红,满屋子乌烟瘴气时,班主任许老师,气汹汹地闯了进来……事后,我们几个人感到很纳闷,思来想去,肯定是有人出卖了我们几个,要不然,老师怎么会知道我们在这里。大鹏想了一会儿,很快就把重大嫌疑人锁定在林晶晶的身上。因为她住的宿舍正好是在后一排,那天忘了关后窗,烟从后窗飘了出去。一定是被林晶晶下课路过时发现了,向老师告了密。于是我们几个人商量着给她点颜色瞧遗传性脱发吃黑芝麻瞧。大鹏手里夹着烟,学着刁德一的唱腔,阴阳怪气地说:“这个女人那……不寻常。”

过了一天,上课的铃声响过后,老师走进了教室。班长喊:“起立!”同学们都站了起来。当喊坐下时,林晶晶突然尖叫了一声,向后倒在了地上。同学们都把目光集中在了林晶晶的身上。只见她一只手捂着屁股,咧着嘴,一付痛苦的样子。我偷眼向林晶晶身后的大鹏望去,只见他调皮地向我眨了一下眼,示意我不要回头。这时,老师走了黑龙江癫痫医院过来,冲着我问道:“你说,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应该问她自己,我那儿知道啊。”我装作一脸无辜的样子。

许老师又把目光逼向坐在后一排的赵大鹏,“你说,是不是你干的!”

“老师,说话要有证据,批评要注意政治。我们不能无缘无故地冤枉一个好人,但是也决不能放掉一个坏人,您说是不是这么道理。”

“那来这么多的废话,你……你,少跟我强词夺理。”

“老师,您这话可有问题啊,这可是伟大毛主席教导我们说的,要是让‘群专’的人知道了……”

许老师一听这话,立马脸色变了,口气一下子也软了下来,他也不敢再追究了。

过了一段日子,市红代会的一个头头,要到学校来蹲点,他提出来要在全校找一个落后的班抓典型。我和大鹏、晓峰几个人是落后班里的后进生,当然地成为这个头头的关注的重点。每天放学广州权威失眠医院后,我们几个人被留下来办学习班。红代会的这个头头给每个班干部分配了任务,要求他们每个人都要找一名后进生“结对子”。开展“一帮一,一对红”的活动。因为我和林晶晶是同桌,光荣而又艰巨的任务就落在了她的肩上。她每次神情专注地把毛主席语录打开后,有选择地念上几段后,就开始和我一本正经地谈思想。什么不忘阶级苦,牢记血泪仇;什么世界上还有三分之二的劳苦大众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我们要珍惜今天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她还不知从那里找来了几份忆苦思甜的油印材料。记得有一份是《一块银元的故事》。学习班快要结束时,她突然问我喜欢不喜欢看小说,我说很喜欢看。为了表白自己很有学问,向她吹嘘道:“什么三侠五义,水浒传,封神演义,三侠剑,我都能给你讲一遍。”

“哦,你尽看些封资修的东西呀,看来流毒很深啊。我那里有一本苏联小说,写的很好,你应该看一看。”

到了第二天上课时,她从书包里取出了一本用牛皮纸包着的,很破很旧的书塞进了我的书桌下面。我回到家从书包里拿出来一看,原来是《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那天晚上,我几乎一夜没睡,一口气把这部长篇小说看了将近一半。第二天,上课时我一个哈欠,接着一个。到了第三节课上自习时,实在困得不行了,就扒在课桌上睡着了。林晶晶一看,用肘轻轻地把我推醒,小声说:“你是不是看了一晚上小说。我也不要你急着还书,你慢慢看就是了?”

我揉了揉眼睛,睡眼惺忪地打了一个哈欠,说:“你这是什么破书,害得我一晚上也没睡好,一合上眼就是那个东妮娅。”

林晶晶把嘴一抿,说:“去你的,你怎么不学习保尔柯察金的那种顽强的革命毅力和精神。”

那部小说我很快就看完了。这是我青少年时代看过的有价值的一部小说,也是人生中意义的一部小说。至今回想起那句名言:“人宝贵的东西是生命。生命对人来说只有一次。因此,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一个人回首往事时,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愧……”就使我充满了激情,焕发出一种积极向上的力量。

学习班结束后,过去我对林晶晶的那种厌恶和反感情绪早已是荡然无存,渐渐地对她有了好感,觉着她并不像我刚认识她时那么让人讨厌。尤其是她说话的声音,是那样的美,那样的甜,那样的有魅力。从那以后,我的进步很快,学习成绩也进入了前例。

新年就要到了,学校里组织文艺会演。林晶晶发挥了她的文艺天赋。她编导了一部歌剧《天上布满星》。剧情是:在那万恶的旧社会,一个小女孩父亲为了一家老小的生活,向地主借下了高利贷。年关时,地主带着一群狗腿子上门逼债,因为还不起地主的“驴打滚”阎王债,父亲被活活地打死,母亲被抢走卖掉。一家人家生离死别、家破人亡,小女孩流浪街头成了孤儿。剧情说起来并不复杂,剧中的人物也不多。演出节目的角色按照脸谱化已经挑选出来。可是,林晶晶怕我冷落,又特意在剧尾加了一个角色。她让我穿上军装,带上了领章和帽徽,扮演了一名解放军战士,把那个地主押上台,进行批斗。说实话,这个角色可有可无。不过,我知道这是林晶晶的一翻好意。我当时从心里特别的感激她。那段时间,林晶晶为了排练好这个节目,付出了很大的心血。在全校的文艺会演,一举夺冠,荣获了一等奖。林晶晶也因此而成了学校的名人,当然,校花也非她莫属了。

短暂的时光很快就过去了。幸运的很,我们那届学生没有像老三届那样上山下乡,而是分配了工作。在等候分配的那段日子里,我和晓峰大鹏几个人,感到十分的寂寞和无聊,整天逛街打发日子。过了没多长时间,林晶晶就被省城的一所院校选拨走,当了播音员。临走的前一天,她和我在校门口相遇,她和我说了很长时间话。分手时,她说:“近有部阿尔巴尼亚的新电影《宁死不屈》,听说挺好的,我让人从票房里面弄了两张票,晚上你要是没事,咱们一起去看,好吗?”

我脸红了,嗫嚅地说:“我……我,也许没事吧。”[1][2]

石家庄治疗白癜风的专科医院
连云港口腔科医院哪家好
石嘴山有哪些小儿神经内科医院
崇左有哪些种植科医院
标签

上一页:绾青丝

下一页:光芒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