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信息港

当前位置:

江南专栏水的遗址圣衣传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贵阳信息港

导读

一切都是从一场车祸开始。以致李豫亨到现在也没有分清楚身上这件光怪陆离但的确又是美轮美奂的铠甲,不,用眼前这个很邋遢的老头子的话来说,就是圣战

一切都是从一场车祸开始。以致李豫亨到现在也没有分清楚身上这件光怪陆离但的确又是美轮美奂的铠甲,不,用眼前这个很邋遢的老头子的话来说,就是圣战衣,到底是真实存在的还是只是自己的幻觉。  李豫亨是一个小企业的小职员,长相平凡,属于扔到人海激不起半点水花的角色。平时的爱好是爬山,而且是一个人单独爬山。碍于经济与体能,活动范围只是居住城市的周边。在李豫亨居住的城市有座括苍山,是本市的高度。也是李豫亨的主要活动地区。就像每个周末一样,整上简陋的设备,李豫亨轻巧的登上了山顶。伴着星星安稳的过了一夜后,也像往常一样,李豫亨搭着公车准备回市区。然后接下来的事情一切变的不往常了。  李豫亨醒过来的记忆是迎面而来的一辆好像是途观的SUV,接着是剧烈的碰撞和剧烈的疼痛。一直到他醒过来看到一个犀利哥装扮的老头子,靠在一块巨石旁边,吸着香烟,。眼神迷离而深邃,当然还有犀利。  “醒了,就别装死。”老头子扔过来一根烟,牌子是本地区常见的利群。  “有火吗?”李豫亨揉揉似乎不怎么疼痛的脑袋,“这里是哪里?”  “你就是这个世间的火,你还要问我这个可怜的老头子要火?”  “什么?我不明白,我只知道出车祸了,一切都不知道。”李豫亨确定自己并不明白老头子在说什么。他从地上爬了起来,打量这个地方。好像是个山洞,空间很开阔,中间是一块巨石,老头子就靠在那里。可一切又都透着古怪,这个地方好像是封闭的,没有出口,李豫亨抬头,上面挂满了钟乳石。李豫亨狠狠的拍了下脑袋,很疼。  “为什么每个小家伙来这里的时候都是相同的行为,拍自己脑袋难道就可以分清楚现实与虚幻吗?”老头子的眼神不晓得聚焦在何处,只是洋溢着无限的犀利,“小家伙,坐下来,把这个穿上,然后听你帅气的叔叔给你讲故事吧。”  老头子扔过来一个戒指,通体艳红的条纹汇聚成一朵火焰的形状交刻在戒指的正面。李豫亨接过,心里蓦然升起一股温暖而且熟悉的气息,充满力量。”把它带到左手的中指上面,这是你的圣战衣,火之使者。“老头子的声音传来,充满诱惑。李豫亨沉浸在力量的涌动之中,一种嵌合的力量一直呼唤着他。当脑子当中闪过一道亮光的时候,戒指已经待在了李豫亨的无名指上面,左手。  然后亮光从脑子里面闪现出来,由脑袋至双肩,胸口,小腹,胯部,四肢,手腕,足踝,一直到手脚指。无限的亮光包裹了李豫亨全身,力量的耸动,“啊”李豫亨大叫起来,“这是什么,你是谁,这里是哪里?”  “冷静,头痛,难道每一代的火之使者都是这么急性子的,世界如此美好—当然是不是继续美好下去要看你们了—你却如此暴躁,这样不好不好。小家伙,问题要一个个来,听叔叔讲完故事,你还有什么疑问再问不迟。”老头子抚了抚邋遢的犀利装,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本书,厚羊皮制的书“从章开始吧,世界的起源。”  世界的起源?李豫亨很是怀疑。  “小时候听过故事吧?故事都是从很久很久以前开始的。”老头子慢悠悠说到,“很久很久以前,大概是从这个世界的起源开始吧。别问我为什么,我也不知道。总之是这个世界开始有意识开始。这个世界就分为火,水,气,土以及四者搅浑在一起的黑暗五个嗯,用元素来形容吧,五个元素组成。遵循着还是我不知道的原因,五个元素都会在每一代人类当中选择一个使者,而每个元素使者都具有人类无法想象的超能力,他们肩负着拯救以及维护这个世界平衡的责任。是的,别打岔,我知道你学过自然科学,我也知道什么是原子分子的,但是事实就在眼前,不要问我怎么解释。很多东西是没有答案的,这样世界才变得妙不可言,孩子,在这一代。孩子你被幸运的或者悲剧的选择为了火之使者。你将掌握控制火焰的能力,以及拥有火之圣战衣,就是你现在身上的这件,很拉风。好吧,我再重申一遍,我也有很多东西不知道,我不知道这些圣战衣是怎么来的,也许在世界起源的时候就有了。我只知道我是这一代的圣戒保管员,在你们这些被选中的人觉醒的时候把圣戒交到你们手上然后告诉你们我所知道的一切。然后,上一代的保管员告诉我然后我就可以去睡觉,做我想做的事情。暴力这些东西是你们使者的事情,我们是文职。另外也像每一代使者都需要做的事情一样,你们肩头还有拯救人类的重任。大概,今天是2010年10月20日,在2012年吧,有个预言魔主将从天而降毁灭所有他所看到的。去吧,你们的目标就是在魔主没有觉醒的时候打败他,拯救人类。你还有四个伙伴比你觉醒的早一点,现在正在世界各地查找魔主的信息,剪除魔主的爪牙。所有的故事都很老套,但事实就是如此。这是你的教科书。”  老头子扔过来一个古旧的小笔记本,突然间就消失不见。  ……  一阵恍惚,李豫亨醒了过来,头痛欲裂。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嘈杂的环境,然后是白色床单,白色的制服,嗯,身材很好的小护士,这里是医院。“你醒了。”床边是李豫亨在大学时候的死友林格流,也是他在这个非家乡城市的铁哥们“谢天谢地,你小子命大,车子从这么高山上翻下来你也没挂,该请客。”林格流喋喋不休,黑色的眼圈昭示着他已经许久没有合眼了。  李豫亨一阵感动,抬手去拍死友的肩膀却被一阵艳红刺痛双眼,红色的条纹汇聚成火焰的形状刻在戒指的正面。刺得眼睛生疼生疼。一切都是真实的?  李豫亨迷迷糊糊的出院,医生检查后身体当然一切正常。林格流一直嚷嚷着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到单身公寓的时候林格流掏给李豫亨一本笔记本“这是你身上的,我可不是故意要偷看,不过上面什么都没有,这个材质到是不错。你好好休息,看你傻乎乎的是不是吓傻了。走了。”  李豫亨再次捶拍了自己的脑袋,斜依在床边,整理自己这一夜的经历。面粉中注入过量的清水,然后搅拌大概就是这个样子。车祸,老头子或者说叔叔,戒指,火之使者,教科书。真他妈蛋疼。  艳红的条纹丝丝清晰,延展盘旋,交合缠绵,然后如奔腾不息的河流汇聚一起,一往无前在戒指的正面镌刻成一朵火焰形状。流光溢彩,跃跃起舞。李豫亨试图从手上摘下来,触手处温润无比,玄妙异常。浦一接触便发出点点灿烂。只是可惜不管怎么努力戒指好像是天生长在手上一样,扯得手指生疼,却无丝毫挪动迹象,气的只有干瞪眼。  注意力开始转到笔记本上。材料非皮非革,摸起来光滑带点厚重。通体黑色,黑得非常彻底,不带丝毫杂乱。打开页,空白。第二页,空白。第三页,空白。……李豫亨缓了口气,他是真怕里面是什么武功秘诀。那这个世界也太疯狂。    因为车祸李豫亨小公司的老板难得批准了几天假。除了这个摘不下来的戒指,一切又回到了正常的轨道。三天后,假期结束的李豫亨西装革履,手提廉价的粗仿POLO公文包,人模狗样的继续为五斗米打拼。城市虽小,公交车确是向大城市看齐了。少女固然不能被挤怀孕,孕妇倒是极有可能被挤流产。  公司的接待小姐大概看着李豫亨刚病愈,难得的挤出丝笑容。只是很快又是一副癞蛤蟆别想吃天鹅肉的厌恶表情。李豫亨打趣的盯着她的傲人疑似D罩杯做流口水状。咦,红色,还有很多不明物体是什么,海绵。李豫亨揉了揉眼睛,没错,相当的清晰。确实是红色蕾丝边的文胸以及垫在两团波涛状球体下面的海量海绵。  “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接待小姐一声抢白,李豫亨回过神。傲人的疑似D罩杯回复成深蓝色的公司制服,只是那条被深深挤出来的勾怎么看怎么觉得委屈。“见过美女,没见过垫这么多海绵的美女。”说完李豫亨脚下抹油,滑进了办公室。  办公室的氛围好了很多,小邱,小高都过来慰问了下。只有老童还是一副别人欠着他几百块钱的样子,只是象征性的抬了抬下颚,知道的人晓得是打招呼,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在进食。归于沉寂后李豫亨开始思考自己的变化。手脚俱全,脑袋上也没有多长出只眼睛。偷偷的恶作剧的凝盯着老童的裆部,许久许久,还是黑色的西装裤。难道刚才是幻觉,不去想了。李豫亨甩了甩头,手头积累了许多工作,为了工资为了奖金为了还能生存下去干活吧。  时间过得很快,病后的天上班就这么结束。死党林格流在下班的时候打来电话,说下班后去兰桂坊酒吧庆祝一下。这个小城市有个好处,一切地道的东西都有,一切怪异的东西也有。比如这个李豫亨经常光顾的兰桂坊酒吧,酒吧很小一应俱全。而且更是全面的可以在里面点菜吃饭。其中的酸菜鱼据说还是城中头牌。见怪不怪。  六点半的兰桂坊生意已经很好,嘈杂的音乐,喧闹的人声,灯红酒绿醉生梦死。施施然大概有八成的上座率。无一例外每个桌子的前面都有一盆洗脸盆那么大的酸菜鱼,五魁首哥两好,觥筹交错纸醉金迷。李豫亨与林格流找了个靠里的阴暗角落,一盆酸菜鱼,一碟花生米,半打大青岛。聊了下车祸后便开始舌头打结了。然后依次是房价,和谐社会,操蛋的小日本,定格在办公室前台的罩杯C还是D。  “上个厕所。”在喝完半打大青岛后,林格流已经摇摇晃晃了。扶着墙角站起来,慢慢摸进了厕所。李豫亨还在思考自己这几天的经历,只是奇怪为什么一向酒量平平的自己现在脑袋如此清醒,完全没有任何的醉意。  “碰,嘣,嘣,碰,啊….”厕所方向在一阵玻璃破碎的声音后传来一声惨叫。是林格流,李豫亨的脑子里清晰的分析出林格流脑袋撞向镜子的情形。手扶背椅轻巧的越过,李豫亨来不及惊讶自己的身手,风一般冲向洗手间。  满地的玻璃碎片,以及波流碎片上的点点嫣红。林格流蹲坐在墙角急促的喘息,醉酒后的脸呈现出异样的惨白。两个光头大汉站立在他前面,一样的黑色背心,肩头手臂文着繁琐的图案,很明显的告诉广大良民他们的职业以及颜色等级程度。其中一个的脚还踩在林格流的膝盖处。  “干什么。”李豫亨一把推开踩在林格流腿上的大汉“怎么样,格流?发生什么事。”  “小子,你们是一伙的?不会喝酒就别TM灌,发了酒疯尿你大爷腿上了,怎么解决?”光头大汉被李豫亨推了一个趔趄站稳后粗声道。  “那你们想怎么样。”李豫亨扶起林格流,看着死党一脸鲜血的虚弱,一阵阵的冲动,拳头紧握,恨不得厮打个够。  “大爷这裤子是老大给的,无价。要想解决先来2万块钱,然后把大爷裤子上的尿液添干净了。”先前的光头大汉环视了周围的人群得意洋洋道“别想着报警,局长说不定现在正在给我们老大拍马屁呢。”  “那你们把我朋友打成这个样子怎么算。”李豫亨扶着林格流往外面走去。  “想走,去你妈逼的。”另外一个大汉挥起呼呼生风的拳头向李豫亨砸来。围观的人群发出一声惊呼。  “怎么这么慢?”在李豫亨看来却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大汉的拳头大则大已,不过好像是过家家又像电影的定格慢镜头,速度忙的惊人。李豫亨侧身闪过拳头,往前跨一步然后出肘击打大汉的腹部。  “啊!””啊~~”“碰”发出两声啊,声是被击打飞出去的大汉发出的,短促急骤因为浦一出声便昏了过去。第二声是围观人群发出的倒吸气声音。碰字则是大汉身体与地面接触的拟声词。李豫亨看了自己的手再看了看被击飞出去足足有三米多远,现在还处于昏迷状态的大汉,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也许还在幻觉之中。这几天太多的稀奇事见怪不怪。也因为另外的大汉的拳头蜗牛爬行样过来了。还是一个微微侧身,依然是相同的出肘。“啊”“啊~~”“碰”连声音的都是一摸一样的。  安顿好林格流,回自己小公寓的路上李豫亨脑子里一直盘旋着一部电影的各种镜头。是的《蜘蛛侠》,飞天入地,逞强除恶。于是李豫亨偷偷摸进了小巷,起步,助跑,飞腿,蹬墙。“噗,碰”“啊”试图登上竖墙的林格流来了一个完美的正面朝上平沙落雁式,配合上欲死的表情和压抑的呻吟,相当撩人。  一蹶一拐回到自己的小公寓。李豫亨再次静静的详细的回想了几天来光怪陆离的经历与变化。没得出什么建设性的结论,却可以肯定在自己身上发生了一些东西。各种超能力也确乎可以肯定存在于自己身上,只是好像有时候不大灵光,就像段誉的六脉神剑,纠结。唉,人上人的生活还是存在着不灵光的风险啊。李豫亨感叹,双手抚摸黑色不明物质体笔记本,哦,有人说是教科书。  李豫亨继续迷茫与感叹。只是不经意间戒指与笔记本摩擦的接触处发生了点变化。先是一点光,接着旋转成一个光圈,忽明忽暗。继而光亮剧增,刺激醒了沉迷自我想象中的李豫亨。然后在李豫亨的眼前闪现出一片光幕,渐渐浮现,慢慢明晰。  是一个个跳跃的文字,排头是两个硕大的:总章。然后依次是: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是故虚胜实,不足胜有余。其意博,其理奥,其趣深,天地之象分,阴阳之候列,变化之由表,死生之兆彰,不谋而遗迹自同,勿约而幽明斯契,稽其言有微,验之事不忒,诚可谓至道之宗,奉生之始矣。假若天机迅发,妙识玄通,成谋虽属乎生知,标格亦资于治训,未尝有行不由送,出不由产者亦。然刻意研精,探微索隐,或识契真要,则目牛无全,故动则有成,犹鬼神幽赞,而命世奇杰,时时间出焉……等等不一而足。理科出身的李豫亨幸好平时爱好古典文学,因此看这些拗口的之乎者也倒不是很吃力。 共 17047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日常生活中怎么预防前列腺结石的产生
昆明治癫痫病研究院哪好
癫痫手术后的饮食怎样选择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