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信息港

当前位置:

文圣天下 第八十三章 茶盏凉

2020/01/10 来源:贵阳信息港

导读

文圣天下 第八十三章 茶盏凉严五爷迎风而立,紫色袍袂轻轻扬起,不知道他已在街口等待苏文多久。严五爷也姓严,他是严子安和严子皓的叔叔

文圣天下 第八十三章 茶盏凉

严五爷迎风而立,紫色袍袂轻轻扬起,不知道他已在街口等待苏文多久。

严五爷也姓严,他是严子安和严子皓的叔叔,所以在理论上,今夜这场针对苏文的算计,他也应该所有参与,甚至有可能,他是在用这样的方法来逼迫苏文低头,迫使苏文与他达成那所谓的合作。

可是苏文却从未怀疑过严五爷,他很清楚,这场抄袭风波,与严五爷无关。

自从“毒胭脂”一案之后,严五爷就已经与严家彻底撕破了脸,这一diǎn,整个徽州府的人都知道。

只是,苏文依旧对严五爷此时的到来充满了疑虑

,他离开会场才多少时间?对方竟然就已经收到了风声,特地赶在黄梨街口等着他?

笑了笑,苏文开口道:“严五爷的消息还真是灵通啊!”

严五爷一瘸一拐地朝前走了两步,亦笑着説道:“苏公子见笑了,我严老五虽然不能踏出这黄梨街,但是这州府的消息,却鲜有能够瞒得住我耳朵的,今夜出了这么大的事,若是我到现在都不知道的话,或许早就不知道死过多少回了。”

苏文看着严五爷,这一次,他并没有立刻拒绝对方的提议,因为他骤然现,想要平息这场抄袭风波,还自己一个清白,或者,严五爷便是最后的希望了!

严五爷离开严家数十年不假,自缚于黄梨街数十年也不假,但他毕竟姓严!

除了黄梨街上无处不在的紫衣精卫之外,严五爷在严家仍旧有着自己的底蕴在,换一个説法,严家有他的人!

那么,只要严五爷令,或者便能有人找到严子皓诬陷苏文的罪证!

退一万步来説,即便严五爷无法为苏文洗脱冤屈,苏文也不可能再如当日那般直接让对方离开,因为在黄梨长街上,苏文承了严五爷一个人情。

而今天,严五爷便将这丝人情用在了此处,为的,只是跟苏文重新谈一谈。

念及此处,苏文轻轻diǎn头,然后转身对秋叶説道:“你先回林花居,叫胖子和丫头不用担心。”

説完这句话,苏文便走到了严五爷的身边,笑道:“五爷,请!”

严五爷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然后领着苏文,一瘸一拐地朝街头一家茶楼走去。

秋叶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轻轻咬了咬嘴唇,还是没有跟上去,而是加快了脚步,回到了林花居。

苏文沿着楼梯走上茶楼的二层楼,却突然现身前的严五爷有些紧张。

一路无话,严五爷沉默地走到了二楼走廊尽头的一面铜镜前站定,连续深吸了好几口气,似乎是在平复心中的忐忑。

苏文见状心中暗暗生疑,开口问道:“不知五爷到底想要怎么个合作法?”

苏文的声音打破了场间那略微凝重的气氛,严五爷也随之回过神来,他看着苏文,脸上浮起一丝尴尬。

“我想苏公子可能误会了,并不是我想要与您合作,而是,这位夫人……”

説着话,严五爷的手指在身前镜子的边缘轻轻一拨,随即一阵细微的轻响出,下一刻,那挂着铜镜的墙壁骤然朝着侧向移开,露出了一个幽暗的小房间。

这是一间暗房!

几乎是下意识地,苏文握紧了腰间的冷月。

随即,苏文终于接着走廊上的灯光,看清了房间内的陈设,以及,房内案前的那一位中年妇人。

“苏公子,请!”严五爷微微抬手,示意苏文可以进去了。

苏文在门口犹豫片刻,最终还是选择了相信严五爷,于是他迈开脚步,踏进了这间有些神秘的暗房。

紧接着,又是一阵轰隆声从苏文背后升起,转头望去,苏文背后的那道墙门已经再度合上了,而严五爷,却并没有进来。

苏文定了定神,重新抬眼看向自己身前的那位妇人,心中暗自警惕。

与上次严五爷到此的时候一样,中年妇人正在低头饮茶,桌边放着她刚刚沏好的茶水,那飘散在空中的清淡茶香,让人心旷神怡。

房内的沉寂持续了很长的一段时间,直到妇人将杯中的茶水缓缓饮尽,这才抬起头,看向苏文。

她看到了苏文的满脸戒备,也看到了苏文手中紧握的剑柄。

于是她笑了。

“不必那么拘谨,坐。”

苏文diǎn了diǎn头,没有开口,依言坐在了中年妇人的身前,两人的中间隔着一张木桌,上面放了两方白玉茶盏,一个通体黝黑的茶壶,其中弥漫着热气腾腾的茶香,苏文的右手依旧持在腰间,当中握着冰冷傲然的月色。

苏文没有伸手去拿桌上的茶杯,他只是挺着胸,直着背,等待对方开口。

这一次,那中年妇人没有让气氛重新回归到沉寂当中,而是继续説道:“我听老五説,你遇到了些麻烦?”

苏文diǎndiǎn头,强调道:“是很大的麻烦。”

妇人笑了笑,轻描淡写地説道:“我可以帮你解决掉这些麻烦。”

苏文身子一紧,却并没有问对方会怎么帮他解决,又有几成的把握,他只是突然笑了笑。

“敢问夫人怎么称呼?”

中年妇人显然没有想到苏文的应对竟然如此淡漠,但这也似乎正説明了那位的眼光的确独到,于是她笑着应道:“你可以称呼我为6夫人。”

苏文闻言,轻轻颔,恭敬地道了一声:“6夫人,我想,我们应该是第一次见面吧?”

“不错。”

“那恕学生愚钝,6夫人看中了学生的什么?”

6夫人注意到,苏文在这句话中,已经自称为“学生”,心中不禁暗暗有些惊讶,但表面上仍旧不露声色,只是轻声道:“若是我説,我看中了你的潜力,你相不相信?”

苏文脸上的笑意更盛,接着説道:“6夫人玩笑了,在来之前,五爷便曾两次跟我説,想要与我合作,虽然我只是一介文生,但也知道,但凡是合作,总是建立在双方等价的付出之上的,换句话来説,学生想要从夫人这里获得帮助,那么相应的,自然也需要付出相等的代价。”

“只是一个潜力,学生当然是不相信的。”

苏文侃侃而谈,并没有丝毫的紧张或忐忑,一番话説下来,立刻让6夫人有些刮目相看,直到此时,6夫人才知道,自己还是低估了这个苏文。

“有些意思。”6夫人轻轻一笑,然后伸手拿过桌上的茶壶,优雅地给苏文身前的那只茶盏斟上了满满的热茶。

苏文并不知道,他眼前的这杯茶,曾经被严五爷垂涎已久,其价值无可估量,若是放在黑市上,不知道有多少人会为之抢破了头,否则,即便是冒着被毒杀的危险,他也会毫不犹豫地将身前的热茶一饮而尽。

可惜的是,此时苏文心中的警惕之意并没有丝毫的减轻。

也没有空余的手去接起桌上的茶杯。

他的右手按着剑柄,左手正握着怀中的幻灵笔。

见苏文迟迟没有饮茶,6夫人的眼中浮起一丝异色,眉头微挑,开口道:“茶凉了,便不好喝了。”

苏文只是笑笑,没有回答。

他还没有听到6夫人的答案。

似乎是从苏文的眼中看出了什么,6夫人终于摇了摇头,轻声道:“我想要你为我家族效忠。”

不等苏文作答,6夫人复又补充道:“你最好先不要急着拒绝,因为如果你拒绝了我,那么先不论你如今遇到的麻烦如何,最起码,我可以向你保证,此次州考,即便你取得榜,也不可能被鸿鸣书院录取。”

6夫人的声调很平,脸上的神色也很淡然,仿佛并不是在威胁苏文,而是在告诉他一个最简单的道理。

苏文沉默了,时至此刻,他终于确定了这位6夫人的真正身份。

怪不得,对方有信心能够帮他解决掉这场抄袭风波所带来的麻烦,怪不得,对方能够在黄梨街上,令严五爷俯称臣。

无疑,6夫人口中这个效忠的机会,在很多人的眼中,都是弥足珍贵,可遇而不可求的。

苏文知道,只要他此刻diǎn了头,那么从此以后,严家便不再是麻烦,徐家也不敢再对他造成丝毫的威胁,甚至他的圣道之途将是一片坦荡,再无半diǎn荆棘!説句不好听的话,这位6夫人,以及她家族所代表的力量,足以让苏文至此在卫国横着走!

但是,为他人效忠?

苏文突然笑了,他看向6夫人,开口道:“6夫人,不得不説,您的这个提议,足以令很多人为之心动,只是……”

苏文的话还没有説完,便感觉场间的气氛突然变了,6夫人脸上的微笑消失了,桌上的茶盏,变凉了。

一阵排山倒海的压迫力朝苏文汹涌而来,几乎压得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6夫人的声音冷然而起。

“我説过了,如果你想要拒绝我,那便最好已经有了承受其后果的准备。”

苏文喘了一口气,脸上的笑意却没有丝毫的改变,只是他握着冷月和幻灵笔的手掌越紧了一些。

“只是,学生实在是自由惯了,不愿受他人束缚,况且,整个圣言大6,也不止一间书院吧!”

ps:今日第二更送到!感谢诸位的支持!

川北医学院附属医院
西安市阎良区中医医院
癫痫的治疗药物
汕头癫痫病医院在哪
昆明哪家医院可以治愈牛皮癣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