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坚硬的馒头

2018-11-30 19:33:01

“坚硬”的馒头

□薛慧卿霍一夫/文   从来没有那种商品,像今天这样牵动一个城市的神经,也从来没有那种商品,像今天这样受到政府的高度关注。一段时间以来,馒头在上海滩被广大市民热议。自4月中旬央视曝光“问题”馒头、超市卖场纷纷下架,到近日杏花楼食品有限公司被市领导“点将”生产“放心馒头”,两个月来,馒头及其背后折射的食品安全问题牵动着众人的心。   一天10万只“放心”馒头的供应量,对于2300万人口的大上海来说仍然是杯水车薪,远不能满足市场需求,上海市场需要更多有质量保证的“大众馒头”,即便是杏花楼开足马力达到日产20万只,市场缺口依然很大,既然有如此大的市场,生产企业为什么不乐意生产馒头呢?   在上海数以千计的食品生产加工企业中,生产馒头的只有16家。企业不乐意生产馒头,原因多种多样,但基本的不外乎两个:一来馒头的生产工艺简单、外观朴素,摆在货架上缺乏竞争力;二来馒头定价便宜,每只不过几角钱,贵的也就一两元,比起其他花式点心,利润实在太低。那是不是上海市民不喜欢馒头呢?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当“盛禄馒头”被曝光后,市民几乎谈“馒头”色变,不少超市卖场为了以防万一,索性暂停了馒头销售,市民也不敢买馒头了;而当杏花楼“放心馒头”上市后,市民又蜂拥抢购,每天上市的10万只馒头在短短两三个小时就销售完毕。正因为有这种需求,一旦出现食品安全问题,消费者的反应就会异常强烈。   有人说杏花楼公司是“幸运”的,投产天就直送本市800多家标准超市门店和大卖场,两小时内销售一空,市场供应不求。然而,50多天前,当杏花楼食品有限公司被市领导“点将”生产“放心馒头”时,厂长周成伟表示,投资不是问题、生产也不是问题,但如何与超市对接是个问题。   馒头是微利产品,超市的“高门槛”让高庄馒头这样的微利产品望而却步。有业内人士指出,杏花楼馒头的顺利投产是政府、企业、超市等共同努力的结果,但要实现长效机制,还需要以完全市场化的方式运作。   与“染色馒头”生产商盛禄公司同在一条马路上的另一家馒头企业——多福多食品公司则是不幸的了。多福多食品有限公司的馒头生产流水线为全程自动,每个环节的质量控制都严格按照管理体系标准,产品质量一直保持较高水准,但“多福多”一直在亏损,多福多馒头且战且退,被迫从超市撤退,现在日产量已从4月份的每天5万个减少到5000个左右,目前只在农工商超市销售,而公司的设计产能为日产馒头30万个。   杏花楼的“幸运”和多福多的“不幸”,明眼人看出,问题的症结集中在超市的门槛上。超市的入场费、管理费是市场化运作方式中绕不开的一环,进场费成为一些平价食品难以跨越的“坎”。   细心的市民感叹,过去那些物美价廉的商品在今天的货架上很难找到。究其原因,无非是利润太薄,厂家不愿生产,更无力支付超市进场费。但是,包括高庄馒头、白米粽在内,众多上海市民对这些大众食品依然青睐有加,杏花楼馒头的畅销更显示了市民对主渠道销售平价食品的渴望。当然,杏花楼馒头不可能是上海馒头市场的全部。业内人士坦言,食品企业必须强化自身的社会;超市应考虑公平准入的问题,尤其是向一些涉及百姓日常需求的商品倾斜;监管部门也可以适时公布相关企业和产品监管信息。只有各环节紧紧相扣,才能培育起真正令人放心的食品产业链。《中国质量报》

百强洗涤设备
宠物小猴子
蓓俪芙养森瘦瘦包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