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娱乐

没有自信 何以蓬勃(新评弹·攻克转型期“文化甩尾”⑤)

2018-11-07 10:39:14
没有自信 何以蓬勃(新评弹·攻克转型期“文化甩尾”⑤) 老祖宗几千年传下来的文化,如今遇到了不小的危机。

试看身边,“曼哈顿”“威尼斯”“维也纳”等洋小区、洋地名屡见不鲜,几千年的城市名片、伴随几代人的乡愁记忆随之云消雾散;各种山寨的洋建筑、各种洋设计师“奇奇怪怪”的建筑作品,与周围的建筑风格、人文自然环境极不协调,却在多地被奉为“地标建筑”,引来各种恶搞;一些外国小艺人在国内被视为大明星,凭着一张异国的脸庞就能疯狂捞金,让人大跌眼镜…… 如此种种怪现象的背后,都折射了人们对传统文化、民族文化的冷漠和不自信。

近代以降,随着西方侵略的加深,国人尤其是进步份子深感自己的坚甲利兵、声光化电落后于人,甚至文学艺术也大不如人。

后来,索性将传统文化视为“腐朽落后”,贴上封条。

“言必称欧美云云”的现象和心态逐步形成。

且不说“迷于彼而忘其我”的态度存在问题,文化的学习也绝不是抛弃长衫马褂再穿上衬衫西装那末简单。

西方的不少文化的确光彩照人,但若缺乏对其历史文化传统和文化艺术体系的深入考究,又疏离本民族传统,便十分容易陷入跌跌撞撞的慌张。

而我们的一些“学习”显然只得西方之形、又忘本国根本。

所以,明明是广受追捧的西方音乐、电影,我们却只盯住了装备多奢华先进、画面多刺激夺目,使自己的作品很难让中国老百姓满意,外国观众买账的也寥寥无几。

作曲家赵季平曾说,现在国内音乐学院的教育多是苏联和欧美体系,从理论上严格地讲,我们只是在学习他们的技法,但学习进程中却造成了自己民族音乐语言的缺失。

这类缺失表现出来的就是对民族音乐的不自信。

“要缩小与世界先进音乐教育的差距,中国民族音乐对学生的滋养非常重要。

” 可见,文化终究需要以我为主、为我所用。

打个比方,别家园子里有鲜艳美丽的花,于是折来一束放在自己的花瓶中,看似一片春意,实际不能长久。

这时候重要的是反求诸己,看看自家究竟有没有好花,分析别家的花为什么好,仔细探查土壤、肥料等因素的影响。

从历史悠久的神话传说、各具特色的民间文艺,到博大精深的诸子百家,到唐诗宋词元曲,百花齐放的中国从来不缺少美。

而通过与现代艺术的融通,无论是《卧虎藏龙》《大圣归来》等影片,还是关峡、谭盾等中国音乐家由交响乐演绎的中国传统音乐,或是里约奥运会上中国自行车队的花木兰、穆桂英京剧脸谱头盔,都因浓浓的中国神韵吸引了世界的眼光。

我们应有足够自信从传统中发现好花、在创新中培植好花。

之前去贵州彝族地区采访,一位彝族老人回想,他们曾去国外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