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信息港

当前位置:

虚实战纪 三十四、开考(上)

2020/01/16 来源:贵阳信息港

导读

虚实战纪 三十四、开考(上)“这还用想吗?会让季家人这么付出的也就只有张家人而已了。”突然响起的声音懒散而不屑,像是嘲笑张龙潜竟然

虚实战纪 三十四、开考(上)

“这还用想吗?会让季家人这么付出的也就只有张家人而已了。”

突然响起的声音懒散而不屑,像是嘲笑张龙潜竟然连这点也想不到似的,张龙潜不禁吓了一跳,随即便是面上一喜。

“大哥!好久不见了啊!”

前天风星说趁张龙潜在校庆上游玩时自己也好好休息一下便离开了意识之海,张龙潜也下意识的不去呼唤他,结果直到现在才是他们校庆之后的第一次说话。

轻哼了一声,风星的声音似乎有些不快:“还好意思说‘好久不见’?我看你这家伙根本就是把我忘了对吧?”

“怎么可能呢?这不是想让你多休息一下嘛!”

连忙笑着回应,张龙潜的心中却有些发虚。

――因为,她确实是一不小心就把风星给忘记了。

担心心中所想被风星给察觉,张龙潜连忙打岔道:“话说大哥你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会让季家人这么付出的也就只有张家人而已’?”

“嗯”了一声,成功被张龙潜转移注意力的风星便懒懒的解释起来:“很久以前开始,季家和张家就是一种对应的关系了,除了完全效忠与张家家主以外,季家的人还会效忠于另一个张家人。每个季家人所效忠的这个人都不一样,但往往都与他们地位相当,这样所结成的关系才会更加牢固,这就是这两个世家一直的做法。按照季小子的身份来看,他所效忠的应该就是张家的少主。”

“张家少主……”

轻轻重复着这个称呼,张龙潜不自觉的思索了起来。

之前她也听过这个称呼,确实记得这个人应该是叫做……

张文羽。

她的脑海中突然就蹦出了另一个名字。

“弑公子”张文羽。

瞳孔微微一缩,张龙潜立即站起身来,却因为长时间盘腿坐着而导致双腿发麻,还没站直就又坐回了地上。

还没来得及因为屁股传来的疼痛而抽气,张龙潜就听到风星带着些讶异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不在的期间你都做了什么?怎么你体内多了个古怪的玩意儿?”

“古怪……啊!守心剑!”

听见张龙潜恍然的声音,风星便催促了起来,等听她说完守心剑的来历之后,他的声音一下就显得有些严肃了。

“竟然是白起的剑……龙潜,你还真是弄到了好东西啊!”

“我也知道这是好东西啦,可是……”张龙潜不由得苦笑了一下,“它莫名其妙就给收摄入体了,我都不知道它现在在哪儿,更不知道怎么把它弄出来啊!”

风星笑了。

“剑随心动,当你想要之时,它自然就会出现。”

一听风星的口气又变得玄妙起来,张龙潜不由得有些受不了的扯了下嘴角,随即撑着地面总算站起身道:“好好好,我知道了。我现在有一件很在意的事情,守心剑的事就先放一放吧,晚一点再说。”

说完张龙潜就挪出了练习场。

季海云还跟往常一样坐在广场的树枝上兴致勃勃的看着那本历史故事一样的书,看见张龙潜比平时出来的早他不禁有些惊讶,轻轻跃下枝头收起书,还没来得及询问就被张龙潜要求立即回初级班宿舍,见张龙潜一脸急切的样子,他也只能不做多问,点点头带着她瞬移离去。

到了宿舍张龙潜便径直冲向四楼,然后便独自一人跑进了410,白露的寝室。

已经进入纵横家的周邈早就把自己的东西收拾过去了,不过偶尔休息时间她还是会出现在410,陪着白露一起稍稍悠闲的打发一下时间,正巧,现在周邈也在,于是张龙潜把门一关上便有些急切的问她道:“小邈,张家是不是有个叫张文羽的少主?”

依旧雷打不动一边喝牛奶一边看着物理书的周邈没有理会她,倒是趴在床上看小说的白露抬起了头:“对啊,龙潜你怎么突然问这个?”

看了看白露,张龙潜拉过一把椅子坐下,又问:“我记得他是‘四公子’之一,对吧?”

“嗯,没错啊。”

张龙潜记得周邈说过,“四公子”分别是“灭绝修罗”的绝公子苍炎,“毒杀万物”的毒公子廖蕾,“无战不欢”的战公子关戎图,以及最后一个,弑公子张文羽。

张龙潜还记得墨茹玉说过,“四公子”并不是一个令人尊敬的称呼,而是让人畏惧的称号,那四个人就算在整个道法界也都是让人避之唯恐不及的存在。

那么,弑公子张文羽也必然是一个“恶名昭彰”的人。

轻轻皱着眉,张龙潜认真的询问:“为什么要叫那个张文羽为‘弑公子’?”

听见这个问题,白露的神情显得为难了起来,她合上书犹豫了半天,好几次张嘴欲言最后却都没有说出口来,弄得张龙潜忍不住升起了不耐烦的心情,这时视线没有从物理书上移开过的周邈终于淡漠的开了口。

“‘弑’是‘弑亲屠妖’的‘弑’。”

张龙潜一愣。

“关于他的信息,还记得我是怎么告诉你的吗?”

眨了眨眼,张龙潜轻轻点头。

弑公子张文羽,其名不详,只知道字文羽,张家家主张寒光之孙,张家少主,是找遍全道法界都难得一见的天才,据称“家主之下,未有敌手”,却也是个行事作风极其血腥的人,年仅九岁便凭一己之力杀了斩妖森林内四分之一的大妖怪,并且即使对手是人类也会毫不犹豫。

但至于张文羽到底是个怎样的“毫不犹豫”法,周邈却并没有详细解释,只是一语带了过去,只有张龙潜在分班测试当中所见到的那一具具身份不明的干瘪尸身能证明这个词而已。

轻轻翻过一页书,周邈接着开口。

“将近八年前,年仅九岁的张文羽进入斩妖森林进行试炼,孤身一人在里面待了整整四十五天,以一己之力杀了至少四分之一的妖怪,让整座斩妖森林的格局都产生了变化,而后在最后一天,因为他滞留的时间远超过试炼要求的三十天,寒阳真人便派了大量人手进去搜寻,结果是那三十多人无一幸存,全被张文羽一个人屠尽。”

“什……”

惊讶的声音没来得及完全发出,就听到周邈清晰的话语。

“他所毫不留情杀掉的那些人,是张家所有分家的家主及其继承人,全都是他的血亲。”

终于转头看了张龙潜一眼,将她愕然的神色尽收眼底,周邈的声音古井无波,却因为最后一句话而平添了几分阴冷。

“因弑亲屠妖,故得名‘弑公子’。”

焦作市卫校附属医院怎么样
龙赛医院怎么样
治疗癫痫病药
云南专治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治疗白癜风医院西安哪家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