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信息港

当前位置:

黑巫师朱鹏第四十三章原力的咆哮西斯之末日

2020/05/22 来源:贵阳信息港

导读

黑巫师朱鹏 第四十三章:原力的咆哮,西斯之末日辽阔的黑暗宇宙,冰冷、静寂,但却也蕴含着燃烧的希望之火,五艘巨大的外太空战舰结成阵形,彼

黑巫师朱鹏 第四十三章:原力的咆哮,西斯之末日

辽阔的黑暗宇宙,冰冷、静寂,但却也蕴含着燃烧的希望之火,五艘巨大的外太空战舰结成阵形,彼此通过一道道金属桥梁透明管道相连接,在这个由战舰组成的小世界里,数以百万计的西斯人在其中生活繁衍着,他们中的许多人甚至生下来就在这奇异特殊的社会结构中,因此感受不到异常。

五艘战舰彼此相连,这种设计有些像古代社会战船以铁锁、木板横江以抵御风浪,但这样薄弱的连接既失去了稳定性,也没有任何的灵活性可言,因此只能说是一种非战时的不合理结构。

但没有办法,西斯人已经来到这片外宇宙空间近三百年了,自从与巫师文明相遇并战败后,西斯人就不得不如同丧家之犬般逃离故乡,巅峰时的西斯人有近百亿之众,但当灾厄降临之时,只有第一流的社会精英才能上船,而现在五艘超大型战舰上的西斯人不过九百万众,还要算上这些年繁衍生息的人口加成。

五艘战舰都需要资源互补,以便结成一个更大、更稳固的社会结构,因此彼此之间的重新连接也就不可避免。

刚刚登上战舰的岁月里,几乎每一名西斯人都没有忘记自己的故乡,工人在努力的工作,研究者在日以继夜的加班,西斯原力武士彼此实战锻炼,每一天都是在以拼死的勇气磨练自己……然而时间真的是很可怕的存在,再如何强烈的感情也会随着它的冲刷流逝而抚平。

腰间佩戴着一支金属剑柄,身着古朴白袍的达菲罗斯走在希望号与故乡号之间的长廊上,从这里视线穿过透明管壁可以看到外界宇宙的星汉灿烂,而在五座超大型战舰的最中央,则是近五十年来才制造出来的西斯公园,可以看到一名名大学生在林荫、草丛、鲜花间彼此拥抱、亲吻、爱抚,尽情享受着岁月静好。

原力武士的奋战为的就是人民可以获得幸福,看到这一幕达菲罗斯原本应该感到欣慰,但实际上他却痛彻心扉。

(不能怪这些孩子,他们没有经历过那个时代,因此也就更谈不上背叛与遗忘。)

“达菲罗斯,你怎么在这里?赶紧走吧,议长叫我们过去开会。”在这个时候,迎面走过来一名金发白袍,与达菲罗斯一样腰间佩戴金属柄的美貌女子,她叫安娜,是近百年晋升上来的传奇阶绝地武士,性情傲然自负,才情天纵。

“我就不去了,反正又是商谈一些完全没有用的议题。”因为改造药剂与自身的原力修行,达菲罗斯三百多岁了看上去依然像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只是看上去有些懒洋洋的,他的身上有一种落寞而颓废的气质,这是安娜极为看不惯的。

“你是享受特级津贴的原力武士,结果一年的工作有半年在旷工,你知不知道你享用的每一剂改造药剂用的都是纳税人的血汗?难怪现在所有人都在排斥原力武士这个群体,就是因为像你这样的蛀虫实在太多了。”如果一般人被眼前这个年龄只有自身三分之一的小家伙这样训斥,恐怕当场就翻脸了,然而达菲罗斯脸色一点变化都没有。

“是啊,在这个所有人都在大搞经济,提升国民福利的时代背景下,原力武士可不就是社会蛀虫,我们占据了太多的社会资源,但却无法创造出与之相应的社会效益……西斯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别那么无耻的把自己与西斯帝国绑在一起,现在是民选政府时代,把你那旧日贵族的作派忘掉。”安娜其实是有些听不大懂对方在说什么的,达菲罗斯哀叹的是文明覆亡,他再也看不见未来的曙光在哪里,而安娜却是讨厌对方身上的暮气,在她看来现在的政府虽然也有种种问题,但却毫无疑问有着旺盛的活力,在这样想要做事政府的支持下,大家一定可以把家园建设得更加美好。

在达菲罗斯懒洋洋得打算从安娜的身旁走过时,两人的剑柄轻轻碰触,安娜是故意的,这是古老礼仪中极为严重的挑衅行为,虽然被议长父亲反复耳提面命过,但父亲越是反复强调,心高气傲的安娜就越是好奇,达菲罗斯这个唯一还出现在公众视野中的古老武士,他到底有怎样的能耐!?

腰间的剑柄中陡然弹出冰蓝色的光柱,安娜陡然转身反手劈向那个老男人,因为是蓄意而为,因此这一瞬间的招式动作变化真的是流畅至极,但是在回身的瞬间,安娜整个人身躯陡然僵住了,因为在达菲罗斯那灰色的眼瞳注视下,她全身莫名的僵硬,就好像整个人陡然投入到冷水之中而后急冻,致使全身上下每一块关节都冻住了一样。

“……你应该庆幸我已经很老了,如果是在两百年前,你已经死了。即便是在一百年前,你也要经历一轮幻境杀剑。现在,我实在是没有心情和你这样的小女孩闹了。”缓缓转过身躯,然后离去,足足过了一刻钟后,安娜全身被汗水浸透方才喘着粗气缓和过来。

“这,就是古代西斯原力武士的力量?”安娜的眼中有恐慌、有畏惧、有不甘,然而更多的却是狂喜,她原以为自己已经走到了顶点,却在某一天云开雾散,见到了更加高耸无垠的山峰。

达菲罗斯的确是落寞孤寂,对什么事情都提不起太大兴趣,但安娜却是“家园”上顶级的大美女,在这样高傲艳丽女剑士的疯狂倒追下,没过多久,达菲罗斯就被人家睡服了。心性再如何成熟老成,身体机能毕竟还保持在昔日巅峰,该有的欲望一点都不会少。

清晨,在洁白的床铺间,有更洁白细腻的身躯躺在灰发灰瞳男的怀里,安娜小口撕咬着达菲罗斯的胸肌:“你为什么大部分时候总是很不开心的样子,难道我还不够美,还不够好吗?”

“安娜,你是命运赐予我最后的礼物,但是……”但是什么达菲罗斯并没有说,作为“家园”上最强的原力武士,他可以隐隐间感受到无尽黑暗中有危险袭来,巨兽在一旁窥视,但说出来有用吗?

已经在“家园”上享受了近三百年和平岁月的人民,他们拒绝回忆痛苦,回忆过去,甚至已经有学者在公开场合言道:“我们已经什么都没有了,现在我们仅仅只想安宁的生活下去,那些巫师攻击我们什么都得不到,没有利益的事情哪有智慧生命体会去做呢?”

视野不同,角度不同,看问题的全面性也就不同……你们不灭族,你们的文明不崩溃,罪狱之手就拿不到这个世界的全部占有率,更何况西斯文明最后的气数余韵,这其实也是大补。

“居然硬把五艘外太空战舰连成一座超大型生活要塞,这样舒适性、资源互补性的确是提高了,但战斗力、灵活性可都没有了,而且我们已经离得这么近了居然完全没有发现,这个种族的战斗意志已经完全毁了吧?”在西斯超大型生活要塞的远方,塑能系的朱鹏、血脉系的阿德尔乔斯、预见系的伊雯、死灵系的布鲁诺,以及附魔系的达斯,他们五个围绕坐在一起注视着中央的虚影呈像图,谍影巫师已经潜入进去了,用不了多久信息就会传递出来。

并没有等待太久,潜入进去的谍影巫师将情报所得传输回来,虽然都是些不怎么高阶的谍影,但这种级别的潜入对于他们而言依旧是牛刀小试,和潜入异位面的难度是没法比的。

……………………

“基本情况就是这个样子,大家有什么意义不妨畅言。”朱鹏阅览过全部资料后,等了片刻,开口言道。

(民主政治,民选政府,天生软弱的代表啊,我觉得我们直接开过去,他们直接就会选择投降,我们倒也不用大开杀戒,打散其文明收编为奴隶,也就算了。)

(民主政治,自下而下的底层驱动性未必就软弱,中央政治,中央驱动力也未必就强大,我不认可你的政治观点,如果我们直接开过去人家直接开火,仍旧是一场恶战啊。)

(西斯文明最后的余韵,说它毫无反抗能力我是不信的,先动手打掉它的反抗能力,然后是杀是降,主动权都在我们的掌握之中,我觉得这才是最妥当的做法。)半神巫师之间的交流速度是很快的,有朱鹏主导,一份相对完善的作战计划就新鲜出炉了,计划的目的不是为了按部就班的执行它,恰恰相反,计划存在的目的是为了抵御变数与风险。

朱鹏的黑暗熔炉巫塔综合实力最为强横,阿德尔乔斯的蚀心城巫塔能力倾向最为诡异,达斯的钢铁咆哮之城装备完备,正面攻坚火力无双。布鲁诺的深红禁宫巫塔擅打近战,对于生灵的收割能力最强,伊雯的红皇后巫塔,内部各军团兵种配置最为齐全,尤其是她魔导巨龙军团,上一次争战烙塔斯位面世界的时候甚至都没出战,是非常可怕的一张王牌。

朱鹏的黑暗熔炉巫塔处于最核心处,其它四座巫塔将之围绕起来共同组成能量壁垒,隔绝能量溢散反应,朱鹏依然是在其中搓大火球准备末日浩劫,当然另外的四座巫塔也并不是除了当壁盾外,什么也不做的,眼魔阿德尔乔斯的蚀心城巫塔是一座生化巫塔,在其最中央处血肉缓缓绽放开合,露出核心处的一只血眼,然后这眼睛放射出一股正常科技手段很难扫描捕捉到的负能量光波。

这种负能量光波是没有实际杀伤性的,只是处于这种能量光波的辐射下很快就会变得混乱消极,家园可是以民主作为底层驱动力的国家建构,它刚开始飞离西斯星球时也是一个军事独裁国家,只是后来漫长的和平与独裁者的衰老死亡,让这种军事独裁体制最后崩溃,民主的确是比专制更有活力的,但在原力武士达菲罗斯这种人看来,充满活力的民主毫无疑问是没有反攻回故乡可能的,因为民主的活力是发散性的,而专制的引导是单向性的,它们各有其作用与适应性范围,并不能说哪个绝对好,哪一个绝对不好。

“我们已经在受到攻击了,你和你们的议会还要讨论到什么时候?立刻开启防御罩,分解战舰,准备应战吧先生们,你们的后代会感激你们此时做出的及时反应的。”拍打着桌面,达菲罗斯声嘶力竭的言道。

然而他一个人面对的是N多西装革履的议会要员,这些议会要员冷着脸,看不出已经受到什么隐晦攻击的影响,但实际上他们每个人心底的负面滋生都比正常情况下高出很多倍,这还是心性打磨相对高些的社会精英,在家园的底层,罢工与示威游行已经是愈演愈烈,工人与防暴警察的冲突不断,他们呼吁着提高薪资待遇,减少军用开支,解散原力武士编制,拒绝特权阶级。

“凭什么?凭什么他们每天绑着把光剑每天在大街上走来走去,什么都不用做就有丰厚的薪水、宽敞的房子、美丽的妻子?而我们这些劳动者每天工作六到八个小时以上,却未婚妻都被他们拐跑……让那些原力武士去死,我们不需要他们。”一个一看就是有故事的光头秃顶男灌了两口酒,然后把酒瓶砸向防暴警察,看那苦大仇深的模样今天他是打算豁出去拼了。

“生命的不平等是这个世界最大的不平等,那些原力武士将各自的秘法私藏起来,享用着我们用辛苦劳动创造出来的资源,然后比我们活的时间还长。那个达菲罗斯,他已经三百岁了,他能活到现在花掉了我们纳税人多少钱?他就是现今社会隐藏的最大寡头。”高举着画着血X的达菲罗斯照片,不少人往那张照片上砸鸡蛋,有人高呼,他是英雄,他三百年前为这个文明百战余生。

但更多的人反驳,那又怎样?三百年前的功勋不能现在还享受特权,该还他的我们早就偿还干净了。

议会现场。

“达菲罗斯先生,被称之为当今社会最大的寡头,请问您有什么感想吗?”

“……一个伟大的民族,必然是善于遗忘的。尤其是那些早就该死去的所有英雄,不能允许他们或者他们的后人躺在昔日的功绩上成为社会的寄生虫,我愿意放弃一切政府给我的福利,甚至偿还这些年改造药剂的费用……但,诸位,请开启能量防御罩吧,我们没有时间了。”

“很好,既然你承认了这些年所犯下的罪行,那么进入下一议题,我们该判达菲罗斯先生多少年”

对面那个西装革履还戴着一幅极为斯文眼镜的男子,他最后在说些什么达菲罗斯根本就听不清了,他脑海里就只有一个念头:(没时间了!)

在众议员们最后宣布判决结果的时候,达菲罗斯站在那里静默不语,一发一言,穿着着动力甲衣的卫士上前按住他的双肩要押着他走,然而一压之下却没能撼动这个男人的双肩,直到将动力甲衣的功率缓缓提高到最大后,以那种可以碾碎钢铁的强大动力,才钳着达菲罗斯的双臂将之压下。

“没有……时间了啊!”

猛地振臂而起,以这个男人为中心血色的原力在咆哮,那两名重装警卫就像是纸片一样倒飞,最后重重砸下去,直接就砸死、砸残一片议会成员。

咆哮嘶吼的血色原力以达菲罗斯为中心恍若逆向的涟漪般四面扩散,大地震荡,议会大楼的四面都出现了明显的裂缝痕迹,同时,以安娜为首一队队原力武士手持光剑冲杀进来,修到了达菲罗斯这个境界地步,原力拥有心灵感应、超速度反应等众多异能。

因此这些议员不了解,原力武士却可以了解达菲罗斯心中的所思所想,他们更能感受到那种负能量波纹的伤害与完全放开后,达菲罗斯的强大与哀伤,因此,他们就来了,来拯救达菲罗斯,同时也是来拯救即将灭亡的西斯文明。

原力未必是诸天宇宙最强的文明力量,但它也绝对和弱没关系。有跟随达菲罗斯的原力武士就同样有忠于政府的,他们配合着议会的重装警卫抵挡着“堕落”原力武士的冲击。

达菲罗斯大步向前,他单手一伸,远处一名还在战斗中政府方原力武士的手中光剑瞬间就飞到了达菲罗斯的手上,仅凭意念控制就直接让一名战斗中的原力武士缴械,由此也可见双方的力量差距到了何等的地步。

“两百年前,普西佛将军是打算将权力交给我的,只不过我拒绝了。我觉得一名浪荡子无法带领西斯文明走向复兴,巫师太强大了,我看不到丝毫战胜的希望。然而两百后的今天,我却为昔日自己的决定感到无比后悔,原来这个世界上最难过的事不是失败,而是我本可以。”言罢,达菲罗斯一剑将那名戴着眼镜的斯文议员砍成两断,并非是恨他,而是自己要重掌权柄必须要杀人以立威。

没有任何变革,是不阵痛不流血的,即然如此,那么还是流更多敌人的鲜血为好。

…………达菲罗斯并不清楚光荣革命…………

“气运之子,西斯文明意志最后的反扑?也不对,虚弱成这个样子应该已经没有什么反扑余力了,仅仅只是英雄最后的呐喊而已。”家园那边的情报,很快就通过隐藏潜伏的谍影巫师传递到伊雯的手上,然而计划已经开始发动,本来就并不占什么优势的西斯文明就如同已经陷入蛛中的飞虫一样,越是挣扎,越会疲惫,纠缠得也就将越紧。

“魔瞳殿下,请将‘堕落之光’的输出功率调到最高,让他们陷入最后混乱疯狂,这个时候已经不怕被发现了。”

“炽锤殿下,按照计划您要掩护红魔殿下的深红禁宫,辛苦了。”一条条指令有条不紊的下达,虽然预期中的先手是朱鹏以末日浩劫先来上一发,但次序略作调整也没什么,计划就是用来应对变化的。

达斯的钢铁咆哮之城巫塔在前,掩护着布鲁诺的深红禁宫巫塔在后,向着西斯文明以五艘外太空战舰拼出来的家园冲去,同时已经潜入到敌方内部的谍影巫师们也开始制造混乱,大搞破坏,科技文明在面对高魔文明时有一个很大的软肋,那就是随便一名传奇潜入其文明内部都能造成很大的破坏,科技文明下的民众是没有什么反抗能力的。当然,热武器普及的反抗能力稍稍强些,热武器普及差的反抗能力相对更弱些,但总体而言对于谍影来说,区别是不大的。

在这些谍影的努力破坏下,家园的整体能量防御壁垒硬就是没能第一时间展开,钢铁咆哮之城以强大的火力对轰同时掩护着深红禁宫巫塔靠近,当抵达到一定距离时,布鲁诺根本就无法再忍受前面的钢铁龙龟了,直接顶着火力硬扑过去,当其深红禁宫巫塔打开的那一刻,巨量的亡灵、死魂、血蝙蝠犹如传染病一般开始飞速扩散,污染着一座又一座战列舰。

在这个时候,因为两座巫塔的脱离,恐怖的深红色能量剧变反应已经照亮了大片宇宙,朱鹏末日浩劫末期的能量反应已经根本遮掩不住了,家园五艘宇宙战舰之所以无法及时展开能量护罩,之所以挡不住达斯与布鲁诺的突进,很大一部分原因就在于面对如此强盛恐怖的能量反应,战舰指挥官都吓蒙了,大部分火力往远方的朱鹏那边罩去。

一道道幽蓝色的能量光柱恍若烟花一般绽放齐射,然而阿德尔乔斯的蚀心城,伊雯的红皇后巫塔拱卫在黑暗熔炉巫塔前面,这两座巫塔一边开着防御力场一边往外面派相对应的灵魂奴隶军团当肉盾……什么叫炮灰,就是减伤用的,灵魂奴隶军团死干净了也比巫塔大修要划算很多。

经过能量武器对攻,防御力场削减以及灵魂奴隶军团的肉盾后,西斯家园一方的火力武器杀伤力已然所剩无几了,它们毕竟是毫无准备的仓促应战,而且内部还在爆发着大规模内乱。

在疯狂射击火力渐渐不济后,雄浑的能量护壁终于缓缓得罩下,打算将深红禁宫巫塔罩在里面囚打,而在这个朱鹏的“末日浩劫”却已经完成了,站立在秘法台上以右手手持金红烈焰法球的红袍男巫,将之远远地掷出,如同顶尖的投球手投出其决胜一击。

“去吧,为我吞噬西斯文明最后的命运,以汝等之覆亡,助我族踏上新的征程!”在朱鹏掷出末日法球时,他意识海最深处的命运卡牌恍若置身于漩涡中一样,灵光燃烧大盛。

家园号刚刚升起来的能量护罩,瞬间就被燃烧炽日滚滚流炎的降临打爆了,这五艘外太空战舰连接得太紧密了,并且也不知道是舰长权限不足还是军事素养不够,或者干脆就是分不开,总而言之火烧连营,一个末日浩劫下去,西斯文明五艘战舰直接就被打爆两艘,其中还有一艘也被烧到半毁状态,而另外的两艘战舰则在和布鲁诺的深红禁宫,达斯的钢铁咆哮之城打着近身战,现在这种形势下即便后阵的三座巫塔不出手,布鲁诺与达斯都未必会输了。

在战舰爆炸,照亮这漆黑宇宙的刺目焰火中,黑暗熔炉、蚀心城、红皇后渐近渐至。

“一击之下,百万生灵俱灭……那焰火,是由西斯人的骨头和肉组成的。”黑暗熔炉巫塔内部,一身黑色巫袍的孙秀成看着远方那燃烧崩解的庞大战舰,以他罪狱之手巫师学院高材生的素质,不难计算出其大概的伤亡。

“彼之英雄,我之仇寇。一个族群的英雄往往是另一个族群的恶魔,人终究是要选择自己立场的,我们站在巫师世界的立场上,那么对于西斯人,也就是虽杀万夫而不足愧也。”范文东虽然是一介武夫,但他能够在巫师时代晋升传奇丹师,肚子里也是有相当国学底蕴的。

在《旧唐书》中,房玄龄与李世民谈及高丽,言:“彼高丽者,边夷贱类,不足待以仁义。不可责以常礼。古来以鱼鳖畜之,宜从阔略,若必欲绝其种类,恐兽穷则搏....向使高丽违失臣节,诛之可也;侵扰百姓。灭之可也;久长能为中国患,除之可也。有一于此,虽日杀万夫,不足为愧。”

在范文东看来,对于几可说是同祖而忘宗的高丽人都可以“日杀万夫,不足为愧”那么在巫师世界诸天争霸的大背景之下,各自也只能站在自身的阵营立场上放手一搏了。

按照黑森林法则,第一个开枪的人才是安全的,你心慈手软放过对手,对手可未必会放过你。

与此同时,燃烧的战舰之上。

“啊啊啊啊啊啊!”达菲罗斯双手挥舞深红血色与冰蓝色的两柄光剑,在布满各种各样死灵怪物、魔导机械傀儡的战舰上奔跑战斗,此时此刻,他的心中能够感受到的就只有绝望,安娜以及最后的一切妇孺孩子已经被他通过抢来的小型急救船送走了,他们将会被送到一处废星遗迹,往后的日子虽然会艰苦一些,但至少不用在这里面对败亡的命运。

“投降吧,你已经做了你所能做的,我不会把你编入奴隶军团,如果你愿意为我服务的话,我甚至可以还你自由。”在任何位面,任何世界,出众的人才,美好的灵魂都像一颗颗宝石般熠熠生辉,布鲁诺想起那个红袍光头男身旁跟着的兽人武士,心里发痒就想招募一名高阶武士倚为护卫。

在巫师世界,半神巫师想要招募高阶武者还是满容易的,但绝大多数半神巫师都不招募,相比武者护卫,他们更信任自己的使魔、魔宠、乃至于造物,若非朱鹏身边的格怒须够彪悍生猛给人长脸,布鲁诺也不会突然生出这种念头。只是他明显过去没招募过,或者已经太久没招募过人,像达菲罗斯这样身陷绝地气概未去,未经充分打磨的人哪里是会变节的。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死吧怪物!”手中的腥红、冰蓝双光剑彼此纠缠,达菲罗斯作为原力武士没有飞行能力,他甚至是踩踏着四面扑上来的巨蝠为踏脚冲上半空,以决死之势斩杀向高高在上的吸血鬼布鲁诺。

“不知死活,不识抬举!”凭借半神巫师的真实时间感与质变性能量,布鲁诺甩手之间就完成一大串传奇法术向达菲罗斯轰去,拥有天赋防御力场的半神巫师这种时候是不需要考虑防守的,哪怕达菲罗斯已经超出了传奇极限踏出了那半步,依然还是……不行。

最后倒在战舰甲板上的尸体,已经被抽成干尸了,布鲁诺以洁白的手帕擦拭了一下自己的嘴角,流露出颇为满足的神色。

英雄的倒下固然带来义愤填膺,但同时也带来更多的绝望与崩溃,尤其是那些政府官员,他们在第一时间就同钢铁咆哮之城的达斯接触,希望可以投降。世人可以鄙弃他们的气节,但这些政府官员向达斯申请的第一件事就是停止混乱保护平民,当事不可为时,并不是所有人都去赴死才称得上有气节,该死之人死,如军人、如武士、如妻儿被污辱的男子,这是气概,该活之人活,因为有必须要接手事情,不能整个族群都因为一场失败填进去。

西斯文明最后余烬的溃败之势已成,即便还有零星顽抗之处,当黑暗熔炉、蚀心城、红皇后三座巫塔降临后,都已然微不足道了。

肢体麻木病人吃什么好
月经量少饮食调理方法
承德中医牛皮癣医院
庆阳治疗白癫风医院
安顺治疗白癫风医院
通化治疗白癫风医院
新疆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盘锦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