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信息港

当前位置:

的狼群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来源:贵阳信息港

导读

一   在完达山的莽莽森林中,生活着一只叫艾丽卡的壮年母狼。此刻,她正穿行在莽莽的密林中,寻找狩猎的目标。其实,她并不是孤身一人,有个

一   在完达山的莽莽森林中,生活着一只叫艾丽卡的壮年母狼。此刻,她正穿行在莽莽的密林中,寻找狩猎的目标。其实,她并不是孤身一人,有个伴侣一直在陪伴她,保护她,那是一只叫鲍勃的公狼。   鲍勃不仅是艾丽卡的伴侣,还是她孩子们的父亲,共同养育着他们三个孩子。但是,这个山林里的夜晚注定不会安宁,不仅有一只蹲守在树上的猫头鹰在注视着他们,远方还传来了兽群迁移的沙沙脚步和吼叫声。   远方的吼叫声正在渐渐逼近,令他们十分不安,一直注视着那个方向。那些不速之客突然出现在一丛灌木的后面,并且还在朝他们步步逼近。   那是一群来自北方的狼。他们曾经生活的地方已经被人类的铁犁开垦成了耕地。那隆隆的马达声和机车的灯光迫使他们不得不向南方转移,来到鲍勃和艾丽卡的领地。新来的狼群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必须将原来生活在这里的狼群驱逐出去,彻底占领这片领土。如今鲍勃和艾丽卡已经没有了退路,为了捍卫家族的领地和荣誉,成为一对无家可归的流浪者,鲍勃夫妇只能进行拼死抵抗。   一场战争不可避免地爆发了。见公狼鲍勃率先冲上来,入侵的北方狼群也开始大举进攻,双方立刻撕咬在了一起。   尽管鲍勃夫妇在顽强抵抗,可他们毕竟在数量上占劣势,两只狼绝不可能是八头狼的对手。入侵狼群凶猛地猛扑上来,将鲍勃夫妇隔开后,开始各个击破。在这场激烈的战斗中,母狼艾丽卡身上留下很多道伤口。不过,对方也没占到多大便宜,在她的奋力反击下,对方雌首领的一只耳朵被她咬下来,变成一只独耳母狼。   新一天的曙色映红了完达山林,艾丽卡从躲藏的地方钻出来时,肩头上的伤口已经不再流血了,结了一层紫痂。尽管她不愿意接受家园被侵占的现实,但在强肉弱食的森林法则中,战败一方没有任何价钱可讲,只能无条件地退出。面对即将开始的新生活,她首先要找到丈夫和躲藏在山洞里的孩子们。   她快步穿行在莽莽的丛林中,任何风吹草动都会使她警觉起来,赶紧停下脚步。那支入侵的狼群已经撒下了许多尿液,把他们曾经的家园彻底占领了,空气里充满了陌生的气味儿。这里不宜久留,她一直在努力地四处寻找,可一直都没发现希望见到的身影。如今,她已是这片领地的逃亡者,不敢大声呼唤鲍勃,只能压低声音,呼唤着丈夫。可无论她怎么呼唤,都听不到鲍勃的回答,只有远处的闪电和雷鸣在回应她。   曾经发生在这块土地上的战斗已经过去好几天了,鲍勃即使身负重伤,休养的也该差不多了,怎么一直找不到他,也一直听不到他的回应呢?艾丽卡心里充满了焦急和疑虑,一丝不祥的预感隐约涌上她的心头。   她的预感很快得到了应验,也终于找了鲍勃——他正卧在一片草丛里。   鲍勃的伤势太重了,累累伤痕布满了他的全身,显得破碎不堪,灵魂已经离开了他的躯体。艾丽卡走到丈夫身边,一直低头看着他,希望他能站立起来,带着她和孩子一起离开。鲍勃也极力想把头抬起来,却已经无能无力了,那耷拉下去的脑袋一点点地低下去,触在地上,再没能抬起来。   鲍勃在这块土地上的统治就这样结束了。如今,这片领地已经有了新的统治者。她和孩子想要活下去,只有两条路可走:要么服从这里新的主人,要么离开这里。在入侵的狼群没发现她之前,还有选择的余地,她必须好好想一想。   有风刮过,带来一股陌生的气味儿。那支入侵的狼群已经发现了她,正在朝她这边步步紧逼上来。她已经看见了独耳母狼出现在一棵老柞树下,正在贪婪地舔着舌头,已经做好了进攻的准备。   再次与北方狼群遭遇,孤单一人的艾丽卡已经彻底失去战斗的信心和勇气,只能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到别的地方去谋生了。   二   如今,艾丽卡已经成了一个无家可归的流浪者,在自己曾经的领土上东躲西藏。她不可能再过这样的生活,决心离开这里。离开以前,还有一件秘密的事情要她去完成——那是一个过去留下来的秘密,甚至连丈夫鲍勃暂时都没见过的秘密——在不远处的一个山洞里躲藏着她的三个孩子——那将是她今后的全部,无论如何都要保护好那三个幼小的生命,也是鲍勃留下来的骨肉。   入侵的北方狼群似乎也发现了她的秘密,有几只跟随在她的身后,另外几只则挡住了她的去路,形成一个前后夹击的架势,一心想要将她置于死地,而他们中带头的,恰是那只被她咬掉了一只耳朵的母狼。   面对独耳母狼,使她再次回忆起那个血腥的夜晚。在那天夜里,她被三四只狼轮番攻击,留下好几道伤口,都在流血,使她命悬一线。幸亏她一直在拼命地反击,硬是从死神的围剿中杀出了一条血路,逃离了北方狼群的重重包围,找了一个地方躲藏起来。   面对这样的入侵者,艾丽卡不抱有任何希望,只想着赶紧离开这里!   她带领着三个孩子仓皇地出现在逃难路上。那只顽皮的小公狼一边走,一边不停地四处张望,结果落在了后面。看见母亲远去了,他不停地呼唤走远的母狼。艾丽卡只好转身回去,叼起落下的小公狼,加快了撤退的脚步。   艾丽卡是一个母亲,深知一个母亲应尽的责任——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报护好她的孩子。北方狼群一直在监视他们,紧随其身后。艾丽卡和她的孩子已经没有退路,可前面的道路也充满了危险。   山坡下是一条水流湍急的山溪,两岸是一大片沼泽地。在那水流湍急的山溪里,隐藏着艾丽卡并不知道的东西,不时搅起一个个漩涡。而身后的情况更糟,尾随的狼群正在步步逼近。如果她留下战斗,三个孩子很可能会惨遭不测。现在她必须立刻做出决定,绝不能再优柔寡断,毫不犹豫地蹚进山溪里。   那只小公狼这次没有丝毫犹豫,跟随在艾丽卡的身后,朝对岸游去。第二只小母狼也跟随上来,奋力地跟上他们的母亲。只有老三刚走到水边,又赶紧退了回去,站在岸边的草丛中。看着母亲带着哥哥和姐姐爬上了对岸。老三只能再次走进溪水里。可孤身一人的她,无论在水中还是陆地,都变成很容易被攻击的目标,没等她游出多远,眼看着附近旋起一个漩涡,老三随后从水面上消失了,很可能被一条大鲶鱼或哲罗鱼拖到了水下。   艾丽卡无奈地看着河里发生的一起,却无能为力,更不能前去营救女儿——北方狼群已经出现在了河对岸,沿着河边欢呼跳跃,抻直脖子嚎叫起来,似乎为他们地驱逐了艾丽卡母子而欢呼庆贺。听着对岸那帮幸灾乐祸的家伙在高唱胜利的凯歌,艾丽卡只能用沉默来回答他们,用沉默来表达对北方狼群的谴责。   她不能在这里久留,作为一个母亲,一个保护者,头一次独自履行一个单身母亲的职责,现在也只能尽快离开这里,而且离那帮家伙越远越好。   她远离了过去,离开那片曾经生活过的土地,还有已经占领那里的狼群,将和幸存的两只小狼一起面对未来,面对未知。她不知道在今后等待她的将会是什么?   真不知道。   她来到这座长满了柞树的山岗。如今这里除了她和两个孩子以外,还生活着一群野猪。那是一个庞大的野猪群,足有七八十头。但是,她一个人想要从这样庞大的猪群里捕食,简直不可思议。好赖这里没有别的狼群踪迹,对他们母子来说很安全。在这样的环境里,两只幸存的狼崽子又获得了自信。他们是天生的狩猎者,以狼的天性,时刻准备探索等待他们的机会。   这天,一只狗熊蹒跚来到这里,穿行在树林中。见到一头狗熊,两只小狼不知深浅地追赶上去。见到小狼的挑衅,狗熊愤怒不已,张牙舞爪地朝他们冲过来。见到凶相毕露的熊,两只小狼赶紧转身往回跑,一直到母狼艾丽卡的身边才停下。   在凶悍的狗熊面前,两只小狼只能怯懦地撤退了。他们只能另外再寻找机会,还要再长大一些才能参与狩猎。目前在凶猛的野兽的淫威下,他们只能赶紧逃命。其实,这并没有什么可害羞的,即使是再凶悍的动物,也不是天生的英雄,很多事情要靠他们后天去锻炼,当然也包括胆量和狩猎的技巧。   如今对艾丽卡来说,必须想办法让她的孩子安全地度过重要的年,直到他们能够自己照顾自己。而作为一个单身的母亲,这将要花费她的全部精力。   野猪是北方有攻击性的动物之一,它们的利齿和庞大的身躯都是有力的强悍武器。再加上庞大的家族,使它们更具有必胜的信心,根本没把母狼和她的两个孩子放在眼里。   猪群的首领是头脸上有一道斜伤疤的母猪,它的体重足有四五百斤,跑起来像一座小山在移动。过去的几年中,这座山岗一直归它管辖,自认为是这里的主人。突然闯进来三个不受欢迎的客人,很让它心烦,一心想把艾丽卡母子驱赶出去。面对这样一群哕哕乱叫的动物,艾丽卡不仅感到恐惧,也给她带来了捕食的希望。只是野猪并不那么容易被猎获,它们的嗅觉很灵敏,在很远的地方就能闻到狼的气味,致使艾丽卡几次都不能靠近猪群。   以前的生活充满了温馨,她和鲍勃齐心合力捕杀猎物。丈夫死后,她只能独立面对新的考验,要想不成为那些长着獠牙野兽的手下败将,就必须去了解它们,寻找到它们的弱点,战胜它们。   夜色将一切都遮掩起来,而艾丽卡一直都在盯着前面的猎物,寻找具体的攻击对象。现在她得先隐蔽起来,以尽量靠近猪群,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是一切孤独的狩猎者擅长使用的伎俩和手腕。   茂密灌木丛把她装扮成一个影子,一只无言的幽灵,在现实与虚幻中穿行。她终于抓住了机会,迅速地猛扑上去,逮住了一头小野猪,立刻将它摁倒在地。   听见猪崽子的拼命嘶叫声,仓惶逃窜的母野猪立刻转身回来,像一辆巨大的坦克,疯狂地朝艾丽卡冲了过来。看见飞驰而来的母野猪,艾丽卡只能放弃已经到手的猎物,慌张地跑开了。但是,那头被救下的小猪并没有站立起来,锋利的狼牙已经把它的脖子咬穿了,躺在地上踢蹬几下腿,随后一动不动了。   母野猪绝望地看着刚刚死去的崽子,复仇的火焰在它的胸膛里熊熊地燃烧,再次朝母狼艾丽卡冲了过去。在强大敌人的攻击下,艾丽卡只能步步后退,躲开那探过来长嘴和一对獠牙。这样折腾了几个来回,累得母野猪气喘吁吁,站在那里喘着粗气。随后它彻底放弃了,看了死去的小野猪一眼,追赶远去的猪群。   见艾丽卡叼着食物回来,两只小狼欢呼雀跃,蹦蹦跳跳迎了上去——今天晚上他们不用挨饿了,可以在饱食之后进入梦乡了。   三   第二天的黄昏,艾丽卡再次向野猪群发起了进攻。如今,她的孩子越来越大了,所需要的食物也越来越多,几乎每天都要外出捕猎。她凶猛地扑向了猪群,从中找出破绽,在受惊的猪群里挑选出体力较弱的小野猪,并且想办法把它从中隔离出来。然而,她没想到的是,野猪群仓惶失措地跑动也引起了河那岸北方狼群的注意,独耳母狼默默地站在一座小山岗上,一直在观察着对岸的动静。   母狼艾丽卡并不知道她的狩猎已经引起了对岸的北方狼群的注意,向落在面的一头野猪猛扑了上去。   她这次的攻击对象是一头二百余斤的野猪。那头野猪并甘心被艾丽卡制服,在原地拼命地上下跳跃。尽管艾丽卡的爪尖深深地抓进野猪的皮肉,可还是被它挣脱,一溜烟跑没影了。   夜晚掩藏了许多大胆而危险的事物,对岸的北方狼群趁着夜色的掩护,来到河边,涉水渡河,并悄悄地登上了对岸。趴在一棵老柞树下休息的艾丽卡闻到了入侵者的气味儿,不安地站立起来,向着发出响声的地方望去:夜色中出现了几个暗色的影子,敌人的先头部队已经出现在了高岗上,并且准备在那里安营扎寨了,使她和两个孩子再次站在以独耳母狼为首的宿敌面前。   如今,艾丽卡已经无路可退了,只能向自己的对手发出警告,以尽量拖延直接冲突爆发的时间。尽管北方狼群暂时还不熟悉这里的地形地势,可他们是一股联合起来的力量,孤家寡人的艾丽卡绝不可能是他们的对手,更不敢贸然发起进攻。   再次入侵的北方狼群终于停下了犹豫的脚步,站在那里观察对方的动静。趁这个机会,艾丽卡带着两个孩子开始悄悄地撤退,以尽量远离自己的对手。可是,这里已经是她的一块领地了,如今她再无处可去。而一旦离开这里,进入到别人的领地,很可能会遭遇到更加猛烈的攻击。这样,她暂时还不能离开这里,只是找了一处比较偏远的地方安顿下来。   看着艾丽卡带着孩子离开的时候,疤脸母猪开始还暗自感到庆幸。随后它发现了更加危险的苗头,立刻惴惴不安起来。它嗅到了一股更大狼群的气味儿,决心趁其立足未稳,将他们赶下河去。   面对突然出现的野猪大军,还没有站稳脚跟的狼群开始动摇了,纷纷朝后退去。在野猪群的大举进攻下,仓惶逃窜,一直跑出去好远才停下了脚步。 共 10184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教你如何调理早泄
昆明治癫痫好的专科医院
云南看癫痫医院哪家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