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信息港

当前位置:

仗剑万里 第十七章 送一场机缘

2020/01/16 来源:贵阳信息港

导读

仗剑万里 第十七章 送一场机缘夜色,寂静无人之时,树洞内的断肢悄无声息的聚拢,然后慢慢聚集成人形。一个由下阴和手臂组成的柯达活动活

仗剑万里 第十七章 送一场机缘

夜色,寂静无人之时,树洞内的断肢悄无声息的聚拢,然后慢慢聚集成人形。

一个由下阴和手臂组成的柯达活动活动身体,尽管这幅身体恶心至极,但久违的自由足以让他忘记身体的丑陋。

自由不仅在于他不用再遭受穆凡的黑手,更在于他成功摆脱了鬼枯的控制。

他不知道自己还是不是人,或者说不知道自己还是不是自己。毕竟从肢体长出大脑,不是从大脑长出肢体。

“原来传说是真的,练成死魂经和相忘经,得永生!”柯达笑了,丑陋的脸比哭更难看。

公羊高的剑气将他斩成肉酱,穆凡先前埋入他体内的星辉气针把他烧成灰烬。但他从断肢中重生,并且摆脱了鬼枯,真如神明一般复活。

柯达找了处溪流,照了照镜子。他的脸由手臂和下阴组成,以这幅相貌,再也不会有人把他当成人。

“晏青,哈哈……啊哈哈哈……等着死吧!”

柯达气得发抖,眼中的怒火好像要喷薄而出。他用双手撕烂自己的脸,等他的脸重新长出来后,他又赶紧照照。

重新长出来的肉形似人脸,哪怕不规则,但总归是好的。

这让他欣喜若狂,为了成为一个正常的人,他愿意承受抽筋扒皮的痛苦。

这几天所承受的痛苦都是晏青施加给他的,将来他打算加倍,不,加十倍还回去。

……

……

鬼枯盘膝而坐,神情异常痛苦。他受伤了,伤势牵动了他的旧伤,使得他差点死翘翘。

东海岸的那只灵兽不是龙,而是龙鲸。龙鲸早已成年,不知活了多少年。

他当时想收服那只龙鲸,龙鲸大怒,交手之后,他便成了这样。

龙鲸的情况也不乐观,但它的体内终究流着龙的血,恢复力惊人。

疗伤时,鬼枯又受反噬,柯达叛了。

柯达玉堂境初期的实力,叛了就叛了。平日里他不会在意,此时就显得雪上加霜了。

当年鬼枯就和柯达说过,他们与玄门势不两立,没有和解的可能。

方才反噬时,他清楚的感受到相忘经的力量。柯达这小子不但叛变了,而且偷偷修炼了玄门的相忘经。

柯达没练过世间双全法,日后的成就有限,天突境的门槛他都未必能迈过去。

眼下正值多事之秋,道宗和剑宗联合的关键期,一枚重要棋子突然脱离掌控,让鬼枯心里十分不痛快。

柯达知道很多鬼枯的事,比如鬼枯的真正实力,以及鬼枯的身体情况。

不论出于哪一方面,鬼枯都不会让柯达活着。

棋子不听话,弃之不用,棋子反噬其主,当除之而后快。

鬼枯从地上爬起来,动身找他的师兄帮忙。

一处山峰内部有一座隐藏的宫殿,山峰外部看起来正常,里面已经被彻底掏空了。

宫殿内,鬼枯看到师兄正低着头,看着案上的信。

光头和尚见鬼枯来了,抬起头,打量鬼枯的伤势,说道:“跟你说了,别打龙鲸的主意。”

鬼枯不服气的说道:“若有龙鲸助力,我必实力大增。”

光头和尚笑道:“我之前怀疑龙鲸是伊水仙的坐骑,你帮我验证了这个想法。”

鬼枯小腿的肌肉一紧,想上前几步,又止住了,疑惑道:“它不是和青蛟一起死在瀚海了吗?”

光头和尚反问道:“可有谁找到了它们的尸体?”

鬼枯摇头道:“这不是找没找到尸体的事,我不相信在主人战死的情况下,它们还能逃生。”

“我总觉得当年瀚海的事没那么简单,怎么说夜锦也是一代英豪,难道他真的没有后手?”

鬼枯道:“夜锦有才能不假,实力强大更是公认,但他心不够黑,低估了人心的黑暗。”

光头和尚笑道:“也正是他的那股气,聚集了众多豪杰。是福是祸,谁能说的准呢。你看我们,心够黑,却整天躲在山林中,高下立判。”

鬼枯摆了摆手,说道:“行……假如你说的对,那只龙鲸是伊水仙的坐骑。收服了它,对我们有天大的益处。”

“你做事总有几分心急,我们的实力弱,折损不起。先得让其他势力试试水,然后我们再上。”

鬼枯道:“要按你说的做,不知要错失多少机会。”

“稳妥一些总是好的,出错也能挽回。”光头和尚想了想,把案子上信递了过去,说道:“你自己看看吧。”

他的身子一侧,露出另一半身体,没有一点皮肉,森森白骨在宫殿灯火中映射出白光,甚是恐怖。

鬼枯接过信件,仔细的看了一遍后,眉头皱成疙瘩,“怎么这么多人?”

光头和尚道:“各方势力不清楚吼叫是龙发出的,还是龙鲸,当然会出动这么多人。”

“这么多人,恐怕能把密林上上下下的搜一遍了吧。”

光头和尚道:“所以我没动手是对的,以你现在的状况,别说御敌,连隐藏好行踪都未必能做到。”

“有你在就行。对了,只顾谈别的了,差点忘了正事。”鬼枯把信还给师兄说道,说道:“柯达背叛了,而且练了相忘经。”

光头和尚听到相忘经,接信的手一顿,“杀了便是。”

“我也打算杀了他,你看我现在的情况,只能靠你了。”

“让我好好想想。”光头和尚沉默了半天,鬼枯坐在旁边一言不发。

宫殿内一下安静下来,师兄弟人不人鬼不鬼的想着对策。

“我们在剑宗还有多少人?”光头和尚的问题打破了宁静。

“嗯……”鬼枯语气有几分迟疑,“大概有七八个人吧。”

光头和尚忍不住惋惜道:“就剩这么点人了啊。”

鬼枯道:“剑宗内部清洗的时候,玄门的探子首当其冲,孔谦叛逃。我们被殃及到了,三十多人只剩下这些了。”

和尚道:“小婉回到剑宗了吗?”

“应该没到,你打算对她下手?”

小婉受伤,大婉占据身体时,金色的气息散发而出,鬼枯师兄弟二人待在密林中,立即察觉到了。

鬼枯想动手抓了小婉,光头和尚插手阻止,不然小婉早就被他抓住了。

光头和尚道:“谁说我要对她动手了。”

“那你想干什么?”

“相比你饮鸩止渴,我更喜欢给年轻人时间。”

“什么意思?”

光头和尚笑容中带着神秘,“我要送她一场机缘,不止是她,还有她的那个少爷。”

北京市西城区广外医院
第三军医大学新桥医院
湖南治疗宫颈炎医院
江门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好
芜湖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