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信息港

当前位置:

妻子惨遭杀害丈夫四年追凶图

2019/07/20 来源:贵阳信息港

导读

妻子惨遭杀害丈夫四年追凶(图)说起妻子,王斌又一次流泪跑出租的妻子一夜未归,半个月后,在另一座城市,一片玉米地里,丈夫找到了妻子被烧焦的

妻子惨遭杀害丈夫四年追凶(图)

说起妻子,王斌又一次流泪跑出租的妻子一夜未归,半个月后,在另一座城市,一片玉米地里,丈夫找到了妻子被烧焦的遗骸。丈夫辗转全省各地追凶,历尽艰辛。新上任的公安局长重新梳理积案,丈夫鼓起希望,再次踏上追凶之旅,一起沉寂四年的杀人焚尸案终于告破。2008年3月20日,杀害妻子的歹徒在长治市中级人民法院接受审判之前,丈夫早早从沁县赶到长治,询问开庭日期。他告诉,“这一天,我盼了4年了。”妻子遇害 曾经恩爱成往事“直到今天,我仍然幻想,一切都是噩梦。”3月15日,沁县交通局职工王斌坐在自家的小板凳上,向回忆那场劫难。4年前,妻子为了补贴家用,和丈夫商量,贷款买了一辆昌河面包车,开始跑出租。辛苦一天,盘点当天的收入,成了这个五口之家温馨的画面。就在那一天,这份温馨戛然而止。“2003年8月13日,”王斌说,“这个日子,这辈子记死了。”当天下午,正在路上值勤的王斌接到单位领导找彦红,但彦红的一直不通。交通局到外地施工,租了彦红的车,他们约好下午4点出发。王斌没有在意,妻子办事一向有板有眼,这么重要的事一定不会耽误。晚上8点,下班回家的王斌拨打妻子,关机,他心里稍有不安,妻子跑出租以来,他给下过“死命令”,24小时通讯畅通,每天晚上,他总是将妻子的充了电,才放心入睡。想到妻子可能和局里的同事住在了工地,他勉强和衣而睡,半夜3点,突然惊醒,妻子仍然没来,不祥的预感令他坐卧不宁,一分一秒等到了天亮。凌晨6点,他拨通了单位领导的,听到领导竟然在家,王斌声音发颤,“彦红出事了。”沁县交通局发动全体职工分成几个小分队,沿着208国道仔细搜寻,接到报案的沁县公安局发出上千份协查通报,但是,妻子好似人间蒸发,没有留下任何踪迹。2003年8月23日,妻子失踪10天后,也是半夜三点,家里响了,王斌说,“我的心咚咚地跳,彦红有消息了。”是太原市杏花岭公安分局一个民警打来的,他向王斌反复询问,王斌的心一点点下沉,果然,民警告诉他,“有人在杏花岭一小区门口,丢下了一辆面包车。”车上有手续,上面有王斌的联系方式。刚买半年的车,“蓬头垢面”,已经不成样子,让王斌揪心的是,车的坐椅上,血迹斑斑,散落着各种颜色的头发。彦红,你在那里?每天晚上,王斌强作笑颜,安顿好三个孩子,自己整夜枯坐,心如刀绞。多少次,他在客厅掉泪,三个孩子怕父亲伤心,在被子里悄悄掉泪,大女儿当年才9岁,孩子在日记里写着,“妈妈,你给我们托个梦吧,我和爸爸去救你。”半个月后,他接到了沁县公安局刑警大队的,晋中市榆次区发现了一具女尸,和协查通报上张彦红的特征非常相似。到了现场,一片庄稼地,上百株玉米被压倒在地,空气里飘着令人窒息的味道,一具被烧焦的躯体、一串熟悉的钥匙,他给妻子买的凉鞋……他抱着妻子残缺不全的遗骸,仰天哭喊,“彦红,我来晚了。”丈夫追凶 4年艰辛再回首谁是凶手?榆次、沁县公安机关全力侦查,终因线索太少,案件一直没有进展。这场劫难,也令活着的亲人备受煎熬,三个孩子从此自卑内向,再也没有了纯真的笑脸,王斌白天上班,晚上整夜失眠,他在心里一遍遍请求妻子,“彦红,如果有在天之灵,告诉我吧,是谁害死了你?”参加工作以来,王斌一直负责机动车的征费稽查,由于铁面无私,得罪了不少养车户,恐吓成了家常便饭,彦红的案子久侦不破,社会上逐渐有了传言,“王斌只顾自己出名,得罪了黑社会,害了家人。”“传言多了,连我自己都相信,是我连累了彦红。”王斌说。为了配合公安破案,几年间,他跑遍了山西各地,访遍了208国道每一个收费站,问遍了沿线各家经营户,其中有价值的线索还是家门口的,他所住的交通局家属院门房大娘告诉他,当天下午3点半,彦红将孩子送到学校后,返回交通局门口,等着4点出车,她们正说话间,一个十六七岁的小伙子过来租车,去的地方就在县城,彦红说了句,“赚个油钱,跑一趟吧。”这个租车人成了的嫌疑对象,有人告诉王斌,邻村有个小子,挺符合条件,主要的是,彦红出事后,此人突然离家,再没回来。王斌立即将情况向公安机关反馈,自己一有时间,就赶到“目标”家门口,日夜观察,风雨无阻,直到案件破获,王斌才悄悄“解除”了蹲守行动,“事实证明,冤枉人家了。”王斌不好意思地说。2004年11月13日,妻子遇难一周年零三个月。这天,王斌接到太原一个朋友,有人看见彦红驾驶的昌河面包车,曾在某饭店门前停过,他浑身一震,连夜开车赶到太原,见到了“知情人”,令王斌没有想到的是,任凭他百般恳求,“知情人”一口咬定,“瞎说的,开玩笑。”同行的朋友一起求情,对方不为所动,只是摇头。绝望之下,王斌“扑通”跪了下来,声泪俱下:“我的妻子死得那么惨,求求你帮帮忙吧。”“知情人”一言不发,转身而去。此后,沁县公安局接到王斌的反馈,立即联系这位神秘人士,其号码却已报停。当晚,想着家里无人照料的孩子,王斌连夜往沁县赶,夜色苍茫,独自驾车的王斌神思恍惚,心乱如麻,车行至太原市学府街时,一声巨响,车停了,王斌呆了,他的车轮下躺着一个人,已经被撞身亡。死者家人提出赔偿16万,他拿不出。急火攻心,年仅40岁的王斌,一夜之间白了头发。4个月后,王斌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两年,并赔偿受害人10万元,亲朋好友东借西挪,总算凑够了这笔赔偿金。判决当天,被刑拘的王斌走出了看守所,他来到岳父岳母家,看望两位老人,岳父重病在床,一看到他,老人颤着声痛骂:“就是你害死了我的姑娘!我死也不放过你。”“那种感觉,真是万箭穿心。”王斌说。由于缓刑在身,单位停发了他的工资,每月只给400元生活费,除去三个孩子上学的费用,他省吃俭用,每攒够几百元,就再一次踏上追凶之旅,“尽管一无所获,至少排除了嫌疑,给公安节省了时间。”真凶归案 杀人焚尸案告破又是一年。时间的流逝不但没有冲刷王斌寻找真凶的决心,反而愈加迫切,几年来,王斌逐渐养成一个奇怪的习惯,他将妻子遗留下的随身携带,夜深人静时,总要一遍遍拨打那个铭刻于心的号码,“我总是幻想,彦红还在,只是出了远门。”2007年5月,长治市公安局领导部署,一个作恶多端的杀人抢劫团伙被摧毁。在公捕大会上,挤在人群里的王斌,听到一名出租车司机曾被他们活埋,心里阵阵发沉,妻子被烧焦的躯体犹在眼前,一个念头划过脑海。会不会是……看着那一张张玩世不恭的面孔,王斌不寒而栗。公捕会结束后,王斌来到沁县公安局,找到了刑警大队长王维秀。未等他开口,王大队长一把将他拉住,“我正要找你,这帮家伙很可能不止一起命案。”办案人员随即加大审讯力度,但几个月过去了,团伙头目闫兆总是一脸茫然,“什么女司机?我不知道。”2007年6月,新上任的沁县公安局局长陈雪平开始梳理陈年命案。一个月后,沁县公安局分管刑侦的副局长张树伟带着办案民警再次来到长治市看守所。经过几个月的外查内调,他们再次确定,这个团伙在张彦红案中有重大嫌疑,此前几次提审,团伙成员王成云欲言又止,就在前一天,他告诉管教干部,“我要见公安局领导。”“我要立功。”一见到张树伟,这个又名“狗子”的家伙开门见山,“再不说出来,我就疯了。”随着他的讲述,一起尘封4年的杀人焚尸案大白天下。2003年8月13日,团伙老大闫兆向王成云等人提出“弄点钱花花”,张彦红和她的白色面包车进入这帮人的视线,年龄小的王攀出面“勾”车,毫无防备的女司机按照王攀的指点,在沁县种子公司门口接上等候在此的闫兆、王成云,闫兆随口命令“往前走”。几个人的反常举止并没有引起张彦红的警觉,途中,这帮狂徒凶相毕露,他们将女司机反绑,由闫兆驾车,开往太原一家饭店,闫兆的表弟王太俊在此打工。看到闫兆等人的神情,王心领神会,揣了一把刀子随车开往榆次。路过某加油站时,王太俊特意将几升汽油另装到一个塑料瓶中,在一片玉米地里,他们将张彦红数次轮奸,然后用刀捅死,浇上汽油,一个年轻的生命就在冲天大火中,含恨而去。王成云说,“这几年,我常常想起那个女人的眼睛,到死都睁着,好像一直盯着我。”除了已经落的闫兆、王成云,另外两名犯罪嫌疑人王攀、王太俊尚逍遥法外,追捕他们成为当务之急,沁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全体民警摩拳擦掌,王斌则每天赶到公安局等候消息。经过暗中调查,王斌获知,王太俊早在几年前就去了长沙当保安,线索很快反馈到刑警队,几名民警全副武装,千里飞赴长沙,半个月的大海捞针,终于感动苍天。2007年7月29日下午,几名民警顶着烈日,来到又一家保安公司,还是没有这个人。正要失望而归,一个满脸粉刺的年轻人急匆匆赶来问路,双方一打照面,几个沁县民警的心怦怦狂跳,踏破铁鞋无觅处,这不正是他们早就熟悉的“狗熊”(王太俊绰号)吗?王攀的归案也充满戏剧色彩。王维秀大队长带着几个部下赶到了王攀老家,十分钟前他接了一个,匆匆离去。民警撒开大,开始了地毯式搜寻,王斌也加入其中,沿着大街小巷挨家逐户,寻找杀害妻子的犯罪嫌疑人。也是7月29日。夜深了,一无所获,搜寻队伍满怀失落,准备返回局里。空寂无人的大街上,远远看见一个疾步行走的身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王攀!”王斌和王维秀同时大叫……4名涉嫌杀害女出租车司机的歹徒全部归案。7月30日,悲喜交加的王斌来到沁县公安局,面对陈雪平局长和全体沁县民警,王斌满含热泪,捧上精心制作的锦旗,上面是他发自肺腑的心声,“焚烧我妻在异乡,遇难四年冤满腔,神警为我雪仇恨,千恩万谢泪满襟。”如果您认为今天的特稿可读性强、有警示意义,请拨打,或文尾数字编号发送短信推荐好稿。联通和小灵通用户发送至,移动用户发送至,您将有机会获得本报热心读者奖,奖金100元。

本报 郭风情

鹤壁的专科治疗性病
梅州哪家医院治男科
根河排行的整形美容医院
北京金莎美容美体机构电话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