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信息港

当前位置:

玄天战尊 51.第五十一章淬体九重

2020/01/17 来源:贵阳信息港

导读

玄天战尊 51.第五十一章淬体九重随着炼域鼎的不断涨大,韩宇的心紧张到了极点,普通妖兽根本无法如此矫捷的在峭壁之上攀岩,瞬息袭来,只是

玄天战尊 51.第五十一章淬体九重

随着炼域鼎的不断涨大,韩宇的心紧张到了极点,普通妖兽根本无法如此矫捷的在峭壁之上攀岩,瞬息袭来,只是这长臂狐猴却是天生的攀岩高手,那锐利的脚掌坚硬如铁,踏在岩石之山指甲可深深的嵌入其中,使其稳住身形,在加上那长长的双臂,更是如虎添翼。

“砰!”

涨大后的炼域鼎与那凌厉的爪芒发出剧烈的碰撞,峭壁之上,碧光闪烁璀璨耀眼,在强大的尽力冲击下碎石,哗啦滚落而下,整个峭壁为之颤动。

就在韩宇心中惊骇之际,他赫然发现,炼域鼎之上所散发的碧光竟然将那狂猛的劲力完全化解开来,整个峭壁仅仅是一阵晃动,随之便平静了下来,便是他所站立的岩石也没有因为那长臂狐猴的攻击而碎裂。

“这炼域鼎竟然能够抵挡先天之境的攻击!”这愕然的发现,让韩宇心中一喜。

长臂狐猴小眼闪烁,惊诧的盯着眼前的那赫然涨的炼域鼎,也是满脸疑惑,实在不明白面前东西怎么能够抵挡自己的攻击了?

在长臂狐猴惊诧之时,韩宇精神力一动,随着鼎盖的拂开,精神力瞬间处罚破空斩阵法,随着鼎内一阵波动,那破空斩的阵法终于是被触发,一股凌厉的气息至鼎内弥漫而出!

“呼!”

无数的光刃如同星矢一般向着长臂狐猴袭斩而下!

“吼!”

长臂狐猴面露惊骇,爪芒挥舞,一道道如同实质般的爪芒向着那虚空中的光刃迎击而去。

“砰!”

破空斩如江河之水,以摧枯拉朽之势完全将那长臂狐猴湮灭,先天之境,面对这完全集中的破空斩,根本毫无抵抗之力。

“呜!”长臂狐猴见一道道抵御被逐渐破除,发出一声绝望的嚎叫声!

血飞四溅,随着凄厉惨叫声传出,长臂狐猴无力的坠落于山崖之下,激荡起阵阵烟尘。

“呼!”

韩宇深深的吸了口气,若不是炼域鼎抵挡住了长臂狐猴的攻击,这鹿死谁手还真无法言说。

短暂的心悸后,韩宇这才将那月华芝采摘下,也是有炼域鼎的抵挡,否则在那等狂暴元气的波及下,这月华芝只怕也将就此被毁。

月华芝入手便有着丝丝元气,顺着毛孔涌入体内,那股清凉的感觉让人精神一震。

“这灵芝灵气如此浓郁,怎么也有两百年年份了吧!”韩宇眉头挑了挑,“有了此物,淬体九重指日可待!”

将月华芝收入炼域鼎中的芥子阵法中后,韩宇矫健的顺着峭壁而下,见那长臂狐猴气息以绝,索性便将其收入囊中,这先天之境妖兽的兽晶,那也是修者不可多得之物啊!

先天之境的修者若是将之炼化,那效果不亚于淬体之境修者服用灵液。

回到家中后,韩宇迫不及待的将炼制凝气丹的药材拿出,开始炼制丹药,由于炼丹阵法的精确性能,里面的药材一株也没有毁坏,便成功将一枚丹成四品的凝气丹炼制而成。

炼域鼎如此惊人的成丹率,若是被外人知晓绝对能够引来一阵腥风血雨!

要知道炼制丹药,不同年份的药材,那炼制的火候也是有着不同的要求,普通炼丹师便是千锤百炼也无法将其完全掌握,往往在炼制丹药之时会毁坏那么一些药材,如炼域鼎这等逆天之物岂能不让人,为之眼热?

月华洒落,韩宇盘膝于卧榻之上,隐隐可以瞧出在他体内的经脉之中一股磅礴的精元之力,正以排山倒海之势向着那壁障冲击而去。

“轰!”

韩宇只觉体内经脉为之一震,磅礴的精元之力似乎将一扇禁闭的大门冲击而开,紧随着那磅礴的元力,向着大门奔流而去,神秘的大门如同一个无底深渊瞬间便将那些精元之力吞噬容纳。

随着那壁障的冲击成功,体内的经脉在不断的延伸扩充,所能够容纳的精元之力越来越多,在精元之力的淬炼下那经脉变得无比的坚韧。

此时他经脉的路线已经延伸至了丹田附近与之相差毫厘,只要能够与丹田接通,精元之力转化为元气,那么便是迈入了先天之境!

“淬体九重!”韩宇深深的吸了口气,“两月之后的族比,定要让所有韩家族人知晓,昔日的平庸少年将不复存在!”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整个韩家的少年皆沉浸于那紧张的修炼之中,便是那昔日不过淬体五重的韩山也是迈入了淬体六重之境,因为韩宇帮助其护住碧元精芝,这韩山也是多次前来感谢韩宇的援手之情。

这段时间内,韩宇在坊市中也是得到了两株月华芝,再次炼制了两枚凝气丹,那淬体九重的修为终于是得以快速的增长着。

……

时间流逝如水,两个月匆匆过去,眨眼间夏天已至,那灼热的阳光如同火炉般烘烤着众人,让人眉头紧锁抱怨着这鬼天气,希望那凉爽的秋天能够早些到来。

清晨,当那炙热的阳光,透过云层折射而下之时,整个韩家也是紧张的忙碌了起来,整个庄院中喧哗的声音直入云霄,因为韩家每三年一次的族比,将在今日举行!

简陋的卧室中,昔日年面色清秀的少年,已经少了那许稚气,眉宇间隐隐多了一分沉稳,这半年来的起落,让这少年的心性俨然成熟了不少!

韩宇好生的梳洗了一翻,换上了一身干净的锦衣,望着镜子中的自己,脸上洋溢着自信的笑容。

刚刚梳洗完,院落中却是传来一道清脆悦耳少女的声音,“韩宇哥哥,你起床了没有?”随着悦耳的声音传来,轻轻的敲门声也是随之传来。

“这丫头,还真早!”韩宇嘴角噙着一抹淡笑,不用猜他也知晓这少女是谁了。

屋门被轻轻的推开,一道刺眼的光芒挥洒而下,虽然是清晨,这盛夏的阳光却已经是炙热无比,耀眼的阳光折射在那锦衣之上泛起光滑透亮,看上去显得神采奕奕,颇有那翩翩公子的模样。

屋外,一个绝美少女,亭亭玉立,那碎花衣裳将那娇躯紧紧包裹,由于天气过热,衣着较少,少女那玲珑的曲线完全被勾勒而出,胸前小胸脯含苞待放随着少女的呼吸起伏不定,颇具诱惑之力。

明亮的美眸眨动间,愕然发现面前的少女似乎比起数月前更多了一分女子的气息,眉宇间竟然已颇具媚态,那纯洁的俏脸加上这丝丝媚态,让人心神荡漾,不由惊叹这少女惊艳。

韩宇有些愣神的打量了一眼面前的少女,心中竟然泛起一丝异样的感觉,在感受到少女那纯洁的笑容后,尴尬一笑:“是雪莺啊,怎么你今日怎么有时间来此?”

“我特地来等你的啊!”韩雪莺那灵动的眸中好奇的在韩宇身上流转不停,嫣然一笑,说道,“韩宇哥哥,你这身衣裳真好看!”

平日韩宇一直身着素衣,此次骤然穿着华衣锦裳,倒是让人眼前一亮。

“多日不见,雪莺妹妹也是越发显得倾国倾城了,日后走到大街上指不定会迷倒多少少年美男了。”韩宇望着这少女,眸中也是闪过一抹惊艳之色,在他见过的女子只怕也只有欧阳紫月能够与之相比了吧。

听着韩宇这略带几分戏谑的赞美笑语,少女那秋水般眸子带着几分欣喜,琼鼻俏皮的皱了皱,黛眉一扬,那眸光略带挑衅的望着韩宇,“那韩宇哥哥,会不会被雪莺迷倒了!”

那娇嗔的话语,酥筋软骨,那挑衅的话语更是让人遐想联翩,韩宇喉结微微蠕动,那眸光瞅向少女之时,心中涟漪泛起。

这少女,无论是身形还是容貌皆带着一股妖娆的妩媚,仿佛在向世人显示着这少女正在进行着女人特有的蜕变,蜕变之后,该是何等倾国倾城,实在难以想象。

只是瞧得少女那双饱含期许的眸光,韩宇却是脸色一红,这少女,也太奔放了,此等话语也敢说出口?

“嘻嘻,韩宇哥哥害羞了!”瞧得韩宇那窘迫的模样,韩雪莺啧啧而笑。

“哪里!”韩宇连忙说道。

被这么一个小女孩给挑逗了,那脸可丢大发了,想到这里,韩宇脑海中突然冒出一个莫名的念头,若是这少女,不是我韩家子弟那该多好啊!

“宇儿,你父亲了?”随着一阵清香袭来,院落韩子萱迈动着莲步款款而来。

“我父亲,马上便要出来了!”

韩宇向韩子萱微微施礼,此时她虽然没有突破至真武之境,韩宇也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她的气息似乎变得强了不少,想必突破至真武之境也是时间问题了吧。

“淬体九重,不错,此次比赛想要取得个不错的名次倒是不难!”

韩子萱面露惊诧之色,此次她出关便听闻了最近发生的不少事情,却未曾想到这少年,竟然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迈入淬体九重,如此天赋只怕是韩子枫也是望尘莫及。

“子萱,你出关了!”韩子枫自屋内走出,略露惊诧之色,此次他也是身着锦衣,发鬓整理的干净整洁,嘴角挂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那抹凌厉的眸光透着丝丝锐利,显得英伟不凡。

“嗯,只恨未能够一举迈入真武之境。”韩子萱眸露遗憾之色,若是她迈入了真武之境,那薛家岂敢如此威迫韩家。

“你任脉已经打通,此时只要稍微注意下行功运气的方法,那督脉的打通也是指日可待,待得此次族比之后,我便给你详细的讲解一番其中的精要吧!”韩子枫心情显得颇为愉悦。

“嗯,如此麻烦三哥了。”韩子萱展颜一笑,有这个昔日的天之骄子指点,多少也能够解除心中不少疑惑。

“我们去比赛场吧,想必那里已经聚集了不少人!”韩子枫眸光一凝,瞅了一眼韩宇,这是他们父子扬眉吐气的一日。

“韩宇哥哥,你可是要好好表现,如此,你才能够让无数的美女倾慕哦!”韩雪莺扬了扬那精致的下巴,那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便如一个瓷娃娃显得颇为可爱。

韩宇白了一眼韩雪莺,本想戏谑她两句,只是碍于有长辈在旁,这才将那口中的话语咽了下去,只是瞅向韩雪莺之时却是疑惑不解,这个在家族中,宛若圣女不可高攀的少女,怎么如此轻狂竟然敢挑逗自己?

“宇儿,此次比赛,你可有信心?”韩子萱有些慎重的问道,韩宇虽然迈入了淬体九重,毕竟修炼时间太短,岂是那些韩家子弟的对手?

韩子枫眼眸微微眯起,也是不由投来询问的目光,此次不仅是单纯的比赛,对他们父子来说更是一次雪耻的机会!

“父亲放心,此次我还是有着几分把握的,到时你们看我表现便是了。”韩宇嘴角微翘荡起一丝诡异的弧度,他虽然只有淬体九重中期的修为,只是那实战能力吗…嘿嘿!

重庆华肤医院是正规医院吗
贵阳脑癫医院治病怎么样
安阳治疗卵巢炎医院
赣州白癜风医院排行榜
石家庄癫痫病治疗费用
标签

友情链接